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Justice -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这本书看看停停, 停停看看, 因为有太多地方值得思考. 

何为一个公义的社会? 历史上不少哲学家都提出了他们的对理想社会的看法.  

香港是既是一个功利主义及自由主义的社会, 但由于贫富悬殊越来越厉害, 我们觉得社会不公. 

Michael Sandel 认为透过功利主义或自由主义, 都无法引领人类获取更好的生活. 

功利主义寻求全人类的快乐减去痛苦的最大化. 这表面上很合理, 因为人总是倾向追求快乐而逃避痛苦. 但若然社会要把少数人杀死而成全大部分人的快乐, 这还是不是我们理想的公义社会呢? 如果牺牲一个正常人, 把他的器官分给五个病人, 可以救回五个人, 五>一, 这样是否公义?

自由主义尊重每个人的权利, 人人皆可以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干自己想干的事. 这表面上也很合理. 但再细心去想, 这样的社会系统下, 家和国等观念便难以存在. 现代日本人未经历过战争, 南京大屠杀是上一代的事. 这种主义体制下, 日本人便无须因为他们拥有日本人的身份, 为父辈的劣行道歉或负责.

香港哲学教授李天命也提过类似的观点, 他批评「极端相对主义」的支持者口是心非. 

「极端相对主义」指每个人都可以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判断, 价值判断没有是非高下之分, 见仁见智, 我们不应该把自己的价值判断加诸别人身上.

李天命认为「极端相对主义」实际上是行不通的. 例如教育小孩要有礼貌, 如果小孩斗嘴说: 「礼貌与否是一种价值判断, 没有高下之分, 我就是不觉得需要礼貌. 」这就很难教导孩子了. 另一个弊端是这句子在逻辑上自我推翻. 「每个人都可以有他们自己的价值判断」本身就是一种价值判断, 所以把这种价值判断说出来便正正是把它加诸在别人身上, 因此是逻辑上的自我推翻.

Michael Sandel认为要建构一个公义的社会, 我们必须思考生命的本质, 究竟怎样才是人类美好的生活? 政府作为引领人民的机构, 是无法在价值判断上维持绝对的中立, 否则便无法教化市民.而人类作为高等灵性的生物, 除了追求肉体上的快乐和自由外, 也应该要培养责任及牺牲等美德.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们必须思考生命的本质, 究竟怎样才是人类美好的生活?"

大家當然要思考, 但思考之後又怎樣? 美好的生活往往可望而不可即, 怎麼辦?

小瓶子 提到...

然后, 多D出来分享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