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30日 星期二

武媚娘傳奇




昨天看新聞知道《武媚娘傳奇》因為『尺度太大』而被腰斬。馬上搜來看看,和老公一起看了幾集,果然是波濤洶湧, 並非浪得虛名。不但第一女主角范冰冰養眼,而且哪怕隨便一位路人甲宮女都甚有瞄頭。

如果這套劇刪剪後才播放,就太可惜了。

頭幾集提到一眾新入宮的才人,一起跳這個《蘭陵王入陣曲》,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就幾個擺腰和造手,看得出是有鍛煉過,才跳得到。



2014年12月29日 星期一

黑材料

最近留意到幾名社運界的年輕人相繼被挖出黑材料。

首先,太陽花學運女王劉喬安被爆疑似援交:



然後,太陽花學運男神陳為廷連是非禮罪慣犯:



整個台灣學運的領頭人,竟然有種『男盜女娼』的感覺。

好了,輪到香港的學運領袖,今日爆出來,標題是『周永康是富二代 財產估計近億元』。

甘之嘛! 好好多!

雖然香港充滿者憎人富貴厭人貧的人,但是,罵他之前,請細心想:

窮人,又被稱呼為廢青。

讀過幾年書的,又說是離地書生。

家庭財產超過1億的,又被人說富二代,二世祖,不知民間疾苦。

那麼,這七除八扣下,還剩下什麼人呢?

翻生侏羅館3


這套戲不好看,劇情鬆散而且沒有什麼笑位。

不過,這套是 Robin McLaurin Williams 的遺作,所以也想去捧0下場。

幸好入去看的是4D製作。在戲院裡面感受到有水柱顏面噴射、白煙渺渺、香氣撲鼻,再加上椅子狂震狂搖,有新鮮感。

電影乏善足陳,反而在觀看期間,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問一下大家的意見。

電影去到中段,有些特效應該會令椅子兩邊搖動及震動。但是剛好我們坐的那一排椅子只有震動,卻沒有搖動。

這時候,戲院的職員前來詢問坐最靠近走廊的朋友:『你們的椅子有無搖?』不過,由於大家都在看戲,電影音響很大,所以朋友一時也反應不過來。戲院的職員接著又把頭伸到第二個座位的,把問題再問一次。結果大家回答:『沒有搖動。』戲院職員離開,接著過了一會兒,座位恢復搖動功能。

我個人認為這樣處理不妥,我的法有點日式。職員應該是在整套電影完結後,再去詢問觀眾座椅的問題。如果真的是戲院設備出現問題,就應該真誠的道歉,一般如果問題不太嚴重,只是電影中的一兩場出現問題,其實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會為難。如果可以的話,再主動提供一些coupon,以示誠意更佳。

如果你是戲院的職員,有沒有什麼妥善處理這個問題的方法?  

2014年12月27日 星期六

來生不做香港人


本來因為劇集名稱,以為是一面倒罵大陸人,或者指控中共,對於這套電視劇有點偏見,所以不打算看的。 

但是後來風聞劇集質素不錯,所以趁聖誕節,一口氣褒了10集,出乎意料好看。而且,連劇集主題曲都是水準之作,有驚喜。

兩姐妹一個來了香港,一個留在大陸,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因為小時候發生了種種誤會,兩地生活又缺乏溝通,再加上兩人個性都很倔強,遇到問題傾向收收埋埋自己解決,結果製做了更大的誤會和衝突。但是按照估計,最後兩人應該會明白及理解彼此的立場,體諒大家,大和解結局。

看頭幾集,大妹和她的老公看上去很合拍,老公平日對他很好,夫妻也很恩愛。但是劇情峰迴路轉,原來大妹的老公酗酒時會失去常性打老婆。起初看到這一段的時候覺得好像太搵戲來做。但是,編劇寫得很好,往後劇情徹底地說服了我。接著看下去,大妹的老公原來還包了個青春無敵的二奶,生了個小女孩,很寫實,合情合理。

細妹這位中環精英,讓我想起王迪詩。 做人有原則,生活有品味,但是卻很自我。個性獨立,口硬心軟,尤其是對男人方面。

不但兩個女主角演得好,完全入型入格。他們的老公/男朋友角色也恰入其份。

這套劇比起《選戰》更出色,我想很大原因是因為《選戰》的女主角李心潔不行,handle 唔到個角色,而且劇情去到中段又有點『膠』味,反駁的地方不少,影響了觀眾的投入感。

2014年12月22日 星期一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


《The Theory of Everything》從結論講起,是一個十分勵志感人的收兵故事。

宇宙的道理太深太遠,『收兵』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要向霍金學習的必修秘技。

你想想,當一個男人只剩下一雙眼(及J)能動的情況下,可以寫書,工餘後還能跟護士調情,這是多麼的振奮人心!!!

霍金跟妻子Jane的25年婚姻關係,就更加精彩勵志。Jane要照顧初生的BB(而且接二連三出生),又要照顧丈夫,太累太苦,忙不過來,需要幫忙,但又請不起看護。徬徨無助的情況下,在詩歌班認識了一位鋼琴教師。那個男人對Jane一見傾心,自己的老婆又剛剛去世,好鬼得閒,所以花了很多時間,仆心仆命地幫助 Jane。

本來一個家庭,因為情況特殊,兩男一女的相處反而是在 equilibrium 的狀態。當事人覺得無乜所謂,大家心照不宣,生活如常。但是途人甲乙丙丁、三姑六婆,七叔八嬸,自然有很多閒言閒語。那位鋼琴教師率先『頂唔順』流言,棄甲兵。Jane 在兵慌馬亂之間 kiss他一下,也無法留住隻這兵。

於是, 霍金出馬,men's talk 了一番。鋼琴老師又成了一名猛將,繼續獻身於這個家庭。

之後,他們經歷了一個危機,霍金肺炎頻死,Jane決意無論用任何方法都要救他一命,不讓醫生拿走霍金的維生器,於是鋼琴老師又成了棄卒。

幾年之後,霍金溝了照顧他的護士,放生老婆。好在Jane跟霍金離婚後搵返鋼琴老師,他竟然沒有變節(霍金得返一對眼都可以變心,那位一表人才手腳齊全的鋼琴老師竟然沒有兵變!!!)。於是,大家各有各精彩,皆大歡喜,happy ending。

2014年12月16日 星期二

Professional Behaviour


我們這一代香港人,的確是缺乏了一些東西。

不是說影大合照是什麼『大件事』,實際上沒有影響了誰。但經過媒體報導後,件事的卻系『唔好睇』,又成了了一件公關災難。

如果是美國 FBI, 我很難想像他們成功破獲販毒集團之後,會影大合照。唔好講甘遠,如果香港飛虎隊、G4,等等, 他們執行完任務,會影大合照嗎?

香港警察拍下這一張照片,就把自己降格成了第三流部隊。

有人吹雞叫影相的那刻,可否有個醒少少的高級警司有威嚴地去制止這件事情發生呢?至於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回答『人之常情』。Come on, 無叫你一定要懲罰影大合照的警察,但系呢件事情應該系定性為『unprofessional behaviour』,話警察內部會檢討呢件事,然後你地自己內部開個會,叫D警司唔該帶番個腦返工咪算咯。

點解件事,可以由上至下,由下至上,都收尾得甘肉酸呢?

2014年12月8日 星期一

麥兜 - 感人至深小聖誕

朋友荷蘭回港不久,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表演,cross over 可愛的麥兜動畫,很有趣味。

演奏的都是耳熟能詳的樂曲,再配合三個發人深省的故事,故事淺白,意義深遠,無論是成年人或者小朋友聽了,都可以各自各反思。

其中一個故事,也是朋友表演的故事:一位窮困的小朋友,母親臥病在床,他獨自一人帶著手上唯一的樂器,一面鼓,走到街上,希望透過打鼓來賺錢。但是在聖誕節,沒有人聽他的鼓聲,也沒有人給錢。在大風雪的回家路上,小朋友太餓,他跌倒了,再也爬不起來。(這有點像賣火柴的女孩)幸好,小天使經過,給了他三個願望。

你想,如果有這三個願望,會想要什麼?

故事裡的小孩子的三個願望,是再敲多一下鼓、然後再敲一下、再敲一下。結果,敲了三下鼓,用光了三個願望。小天使讓小孩子敲完鼓,願望達成後就飛走了。

小孩子重新站起來,回了家。母親也起了床,在火爐邊拾起一只剛烤熟的番薯,和小朋友對分著吃。

母子坐在火爐邊,感覺無比幸福。

當天使說到那三個願望,我想了很多options, 滿腦子慾望。但是,原來當時小孩子最需要的,只是敲他最喜歡的鼓,或者,再次站起來的氣力,讓他能走下去而已。很直接、很簡單、很純粹。 

2014年12月6日 星期六

選戰



看了三集《選戰》,強烈感覺很像香港的《House of Cards》嚴重簡化版,故事內容是政客如何運用手段,操控人心,從而坐上權力中心位置。

《選戰》的男主角宋漫山覬覦特首位置,但是卻在中方的勢力要求之下,要支持爛泥扶不上壁的二世祖陸偉陶選特首,宋漫山要繼續中方的信任,繼續其政治生涯,所以表面上支持及幫助陸偉陶,其實卻不停暴露陸偉陶的黑材料,希望令他在傳媒的壓力下不戰而退。

《House of Cards》的男主角Francis Underwood 是 House Majority Whip。 當初他全力幫美國總統 Garrett Walker 選舉,是一場政治交易,Garrett Walker答應一旦選舉成功就提升他做國務卿,結果Garrett Walker食言。Francis Underwood 表面上順從Garrett Walker,但是從此處心積慮要將其取而代之。他繼續留守 Garrett Walker 的身邊,幫助他漂亮地處理眾多事情,取得他的信任成為副總統。隨後,Francis Underwood 一步一步讓 Garrett Walker 陷入政治危機,但又不會令 Garrett Walker疑心到他的忠誠。最後 Garrett Walker 自願退出總統位置,讓他上位。

《選戰》的另一位女主角葉晴這個角色,由死老公,搞了幾年工運,仍然維持著天真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到去選特首,就突然不再堅守自己的信念。我覺得,這段情節不合理,太攞戲來做。

除此之外,《選戰》的編劇似乎對於資訊科技的掌控,似乎仍然是停留在80年代。 

陸偉陶的淫照事件處理方式,是宋漫山拿錢去換相片hardcopy?然後陸偉陶拿去碎紙機去碎相片? Come on,現代人有幾多人會晒相啊? 天啊!淫照以無限的 digital copy 方式存在,怎麼可能還會這樣處理?

其實《House of Cards》也出現過類似情節,但是個劇情就編排的合理好多,解決的方法也不是如此 simple and naive.

關於葉晴處理亡夫生前的電話記錄那段情節更離奇。有個記者拿著電話記錄的 hardcopy 去找葉晴,說懷疑葉晴亡夫在生之前,跟某商家有台底交易,後來她們一起去葉晴家找葉晴亡夫的電話,verify 一下個記錄。在這時候,遇上車禍,該記者暈倒,葉晴天人交戰之後,把電話記錄的 hardcopy 偷走,然後放火燒掉。(看到這,我真的很想拍台,電話記錄 hardcopy 燒掉咪 print 過咯。。。)但當然,編劇有交代,因為那是記者手中唯一 hardcopy, 她沒有photocopy, 甚至用電話影一影存底也沒有。(甘都得,是否 ON 9 呢?)

2014年12月2日 星期二

給10年後不後悔的自己


這本書的作者是五十多歲的藤卷幸大,曾經在伊势丹擔任高職,把自己一路的經驗集結起來,出了這樣的一本書。
 
這本書的封面是一個又一個咖啡圈的痕跡,咋看上去沒有什麼吸引之處,但是看完書後細心回味,卻覺得頗有深意。這些咖啡圈就好像我們人生當中所經歷的人事一樣,品嚐過後,痕跡總是會留下來,構成獨一無二的一幅畫面。我們所擁有的圈圈點點,是否像作者的一樣,舒適的、自然的、充滿想像空間的,或是另一番作態?這就觀乎我們的修養。
 
作者把人生需要掌握的幾個重點,分成工作、溝通、時間、金錢、生活、人生,幾個部分來說。坦白說,藤卷所講的道理,不是不知,而是偶然忘記,或者知易行難。但是,翻開書本讓藤卷以長輩的角度當頭捧喝一下,總是好的,這正好是一個自我修正的機會。
 

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古怪品味

早前老公拿了我的 MP3去 support 毅行者,他的隊友打算行三十幾四十個鐘,期間打打牙交,聽聽歌可以容易打發時間。

但是,一開我的MP3, 除了少量廣東話流行曲之外,就是 E.S. Posthumus的 Equilibrium 、 又或者 Carmina Burana 的 O Fortuna 、 Les Miserable 的 Look Down 、 Mersim Mervica的Croatian Rhapsody、Gregorian Chant 的 Scarborough fair.......

大家覺得很嘈。。。(哭!)


Les Miserable 是我初中時代,偶然走過類似HMV的一類唱片鋪,試聽一些歌的時候發現的。當時我一聽,這些歌就撼動我心靈,雖然我的英語一般,光聽是完全不知道那些人唱什麼,而且也沒有錢把唱碟買下。

到了高中至大學階段,做 Part-time 賺了錢,把一些以前聽過很想買的唱碟買下來,例如《Phantom of the Opera》、《Les Miserable》,對著唱碟附送的歌詞, 把歌一首一首仔細聽,反复研究每一首歌的意思。以前沒有互聯網,朋友圈裡面也沒有人會聽這些歌,所以自己聽自己幻想。後來看到有相關的小說和電影VCD也一併買下來。

現在聽到好聽的歌,如果不是英語,例如 O Fortuna,想知道內容很簡單,上網查一查就知道。就算完全是只有人的聲音,而不知道他唱什麼,例如  Equilibrium 我覺得只要看了 music video, 歌曲所傳遞的意像也會有個具體的概念。

至於 Scarborough fair 光看歌詞也不太明白其意思,為什麼叫人去  Scarborough 市集做那幾種事情呢? 中間歌詞連續唱到的那四種香草: Parsley (香芹), Sage (鼠尾草), Rosmary (迷迭香) and Thyme (百里香) 是什麼意思? 但是一搜,原來這四種香草是代表了愛情裡面的甜蜜、力量、忠誠與勇氣。這是何等的浪漫。

廣東歌曲我現在很少聽,就算再聽,也是停留在懷舊金曲,例如黃霑顧家輝合作寫的一些武俠故事主題曲,有些歌甚至是我出生之前已經有的創作,現在透過互聯網,能夠一一回味,真的是永垂不朽!

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Vangelis



以前聽到好聽的音樂,很少會留意背後是誰創作,現在多了一份關注。以上這首大家一定耳熟能詳,我是最近才知道原來這首經典,是希臘音樂家Vengelis 創作。

而他另外的一首《Conquest of Paradise》我更加喜歡:



翻查Wikipedia,原來Vegenlis 被被評論家評為最偉大的電子音樂家之一。被譽為電子樂界的柴可夫斯基。哇,真系唔知。。。

Vengelis 自小是一位音樂奇才,自學鋼琴,4歲開始寫曲!!! 當他六歲的時候,父母幫他報名鋼琴班,老師叫他彈奏一段樂曲的時候他這樣做:

When the teachers asked me to play something, I would pretend that I was reading it and play from memory. I did fool them, but I didn't care."

真正的天才,就有這份寸得起的能力。

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如何去死


看了石硤尾邨煤氣大爆炸案,實在令人痛心。

對於一個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的這件事情,我個人來講沒有什麼異議,也沒有任何judgement。一來我沒有宗教的包袱;二來我認為某程度上,容許『安樂死』,讓人及早解脫肉體上的痛苦,是一種慈悲的體現。畢竟,我們沒有人可以完全明白、理解、體會,甚至經歷另外一個人所感受到的痛苦。

但是,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人生在世,在生的時候不求對社會作出任何貢獻,不要到死的時候,還要拖累別人。

你自己想死,別人還活得好樣的,靜靜地自我了結就行了,盡量不要麻煩到別人。這個世界沒有你,明天太陽還是從東方升起(或者科學點講,地球還是會繞著太陽轉。)

在此,我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大概也只有日本人,凡事都尋求精準的研究,包括自殺。多年之前,有這本《完全自殺手冊》,裡面從法醫的角度分析了十多種尋常的自殺方式,以痛苦度、麻煩度、死狀、牽連程度等等作出分析,而且也有對各種死法的一些建議。雖然後來被列為禁書,但是細心找,網上應該有copy.

我覺得這本書應該像《聖經》一樣,大量廣傳(我不是教徒,但家中也有一本《聖經》,同時也有一本德國哲學家尼采所著的《反基督》)。每個家庭都放一本,時不時拿來閱讀一番,溫故知新,到了某時某刻有需要的時候,就不會手忙腳亂,做錯事情。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久違了的村上春樹,這本收集了村上的短篇小說,小說本身的情節不太重要,我想可能過一段時間也會忘記,但是透過閱讀的過程,村上春樹帶給我的感覺卻會深刻地留下來。他的創作加上賴明珠的翻譯,把我沒能用言語去表達的情感都寫了出來。

以下是一些節錄,因為我沒有比村上春樹更精闢的語言去形容這種感受:
『....... 想起過去我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式,都是平凡得微不足道的,極悲慘的東西。大多是缺乏想像力的,中產階級的廢物,那種東西讓人想整堆塞進大抽屜的深處。或乾脆點一把火燒成煙。總之希望一切歸零。.....』

讀到這裡,我想對著書大喊一聲,這的確是我幾年前經歷過的感受(可能過十年後回望還是會有同樣的感受),村上春樹透過小說角色的對白,把我內心所想的說話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

還有另一個故事,故事主人翁是一名醫生,套用共產黨語言,是屬於小資產階級的專業人士,人很有禮、博學、幽默,過著輕鬆愉快的優質生活。某天,他看了納粹集中營的記錄片:

『.....在柏林當開業醫師的猶太人......在被送往集中營。一直以來他受到j家人熱愛,被人們尊敬,受患者信賴,在雅緻的宅第中過著滿足的生活。養了幾隻狗,週末化身為業餘大提琴手,和朋友一起演奏舒伯特或孟德爾的室內樂。享受著安穩而充實的人生。然而轉瞬之間卻被送進人間地獄般的地方。在哪裡他不在是個富裕的柏林市民,不在是受尊敬的醫師,甚至連人都不是。被逼和家人分散,遭遇形同野狗的待遇,連食物都難以得到。......』
 
然後小說的主角開始反思,如果自己因為某種原因而陷入同一種命運,不再是醫師,生活的種種特權和便利都失去,變成一個號碼方式存在,自己究竟會變成怎樣?

看到這部分,我又有種想大喊的感覺,因為我也有看納粹的記錄片,還有幾年前的這套舊片《The Pianist》,看完之後我也問過自己相同的問題。

平常我們被現實的瑣事所包圍,但是一旦清空所有,這些問題還是會透過某種形式浮現,然後讓人墮入深刻的反思裡面。

有錢人


早前看到關於馬雲的訪問,馬雲說成為中國首富一點也不開心,因為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是為了錢。

這注定是所有有錢人的宿命。

有錢人身邊,的確會有很多人圍繞著他轉,希望從他身上得到些什麼利益。而且,有錢人和普通人一樣,有被尊重、被認同、被肯定甚至是被奉承等等的需要。

在《The Mentalist》裡面,男主角 Patrick Jane 因為殺死了 serial killer, Red John, 需要逃亡外地。他在一個語言不通但景色優美的地方生活了接近兩年的時間,有充裕的時間和金錢做他想做的事情。原本,他以為可就這樣渡過一生。但是,結果他還是回到了是非之地,繼續幫FBI (之前是CBI)查案。在劇集裡面,Patrick Jane 是這樣去解釋他自己的行為:" Turns out being understood is an underrated pleasure." 如果沒有別人去分享他的一切,人生就只是一個枯燥的等死過程。
 
人是社會動物,除非是嚴重自閉及反社會人格的人,任你再聰明絕頂,也需要朋友,需要親人去分享生活的點點滴滴。就算退而求其次,不分享內心深層的感受及思想,吃喝玩樂也要酒肉朋友。

我覺得真正白手興家的有錢人,他們其實內心非常清楚(比普通人更清楚,否則怎能成為有錢人?),那些人是陪他玩樂的,那些人是幫他做事情的。乾隆身邊有和珅,以乾隆這種曠世奇才,精通天文地理(如果當時有IQ test,他應該是起碼120以上),難道會不知道和珅的貪?只是和珅除了滿足乾陵內心的渴望之餘,也真的懂得做事罷了。但是,乾隆一死,和珅也被抄家,這種事情長遠去做終究是逃不了的。
 
一般有錢人身邊陪伴玩樂、拍拍馬屁的人固然少不了, 但是他知道要繼續有錢,繼續玩下去,幫忙幹事情的人也不能缺。這兩種人在有錢人身邊是一種微妙平衡的存在。

作為一般人,我們可以選擇當有錢人身邊的馬屁精,還是幹事情的人。如果你出色得好像和珅一樣,既拍馬屁拍到主子心裡面去,但也能把事情幹練的做起來,那麼當然會成為主子身邊的第一紅人,權傾朝野,錢和權一樣少不了。

在職場上最可悲的是,既不想當馬屁精,但是又幹不了實事。結果,還是要靠『逢迎』為生,對著主子阿諛奉承,但是打從心底裡面又妒忌主子的財富權位, 內心極度不平衡,迎著主子說盡好話,一但背著主子,各種邪惡怨恨的說話都說得出來。

這是最可悲的人。

伸延閱讀:

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Interstellar 《科學篇》



關於穿越時空,早前看過加來道雄的《Hyperspace》。

穿越時空在數學上是可行的,但是隨之而引申 paradox。因為穿越時空之後,會影響了『過去』發生的事情,從而影響了『現在』和『未來』。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是:如果一個人回到過去殺死當時的自己,那麼那個人的『現在』和『未來』是否會馬上消失,那麼消失了的『現在』的這個人又如何回到『過去』去殺死自己呢?

加道來雄《Hyperspace》裡面舉的例子更加複雜:

假設1979年某女孩X被遺棄在孤兒院,18年後即使1997年,X長大成人,並在街上巧遇並愛上了一個男人。很快,她懷了這男人的孩子,小孩在1998年出生,但很不幸這個孩子在出生的時候被人抱走了,而且孩子的父親也失去踪影。X在生產孩子的時候被醫生發現她竟然是雌雄同體,醫生當時為了求活X ,把X 的女性性徵切除,X 變成了男人。

經歷了一番變故後,X 意志消沉,變成了酒鬼,10年後,即是2008年,X偶然去了一間酒吧,把自身的經歷告訴酒吧的調酒師,調酒師告訴X可以帶X 回到過去。結果,X 便回到了1997年,遇到一位孤兒院出身的少女,並與她相戀。

到了1998年,當時X正在醫院裡面抱著與少女所生的BB,時光機再次啟動,把X和BB帶到了1979年。X 自感無法照顧BB,所以只好把她留在孤兒院。

X經歷了兩次的時間旅行,掌握了其中的基本技巧,自此之後開始發奮圖強,他開了一間酒吧,並把工餘時間致力用於製造時間旅行的機械,終於在2008年,他成功創造了時間旅行的機械。

大家可以看到,故事裡面的X 分別可以是:孤兒院的女孩、酒鬼、調酒師、BB。

然而,導演 Christopher Nolan如何去解釋這個 paradox呢?

男主角的女兒 Murph 的名字來自 Murphy's Law: ”whatever can happen will happen“。 即使男主角 Cooper到了『未來』知道自己被老科學家 Dr. Brand 欺騙了上太空執行 Plan B計劃,他努力地在第五空間用摩斯密碼和自己『過去』的小女兒溝通,打出”STAY“這個字,也無法阻止當時的自己上太空這件事情的發生。

『未來』看似無法影響『過去』,但是想深一層, Cooper 身處的第五空間其實是未來的人類製造出來讓 Cooper 把黑洞的資訊透過摩斯密碼告訴他長大後的女兒(即是過去的人類)。沒有這層資訊傳遞,未來的人類根本不可能存在。 這亦呼應了 Cooper告訴女兒關於她的名字的意義,whatever can happen will happen 不一定是指壞事,壞事和好事都有可能會發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所建構的第五空間其實是援引 String Theory。根據 String Theory, 我們身處的四維空間(3 dimensional space + time) 其實是高維度空間的投射。好像我們平時彈結他撥弦線 (高維度空間),然後聽到音樂(第四維度空間)。男主角Cooper 在第五維度空間撥一些『光線』,就可以影響第四維度空間的重力,把書架的書弄掉在地上、把窗外吹入房間的沙按照摩斯密碼排列而得出NASA的位置、移動手錶的秒針等等,就是這個意思。

從高維度空間的角度,我們所感受的 time:past, present, future, is just an illusion, they are actually co-exist together。 這個觀點,等同於命定論。 不過,暫時這一切都是 theortical physics,計數計出來。 人類未能有能力去做實驗證明。 

除此之外,我認為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在電影裡面說因為地球氣候變化、沙漠化、糧食危機等等原因,而令人類要穿過蟲洞去另一個平衡宇宙移居,是想把故事簡化。要移居,可以尋找同一個宇宙的另一個星系。人類之所以要探索平衡宇宙,其實是因為科學家觀測到我們身處的這個宇宙正在加速膨脹(“Inflation Theory"), 而預言我們的宇宙終極會死亡,所有高智慧生物及文明將會毀滅。所以,如果我們能夠穿過蟲洞去到另一個相對穩定的宇宙,就有機會把人類文明保留下來。但這樣講,將會牽涉太多太深的科學理論,也太難imagine。 所以,唯有講一些我們一般人正在面對及能夠理解的事情,例如地球資源問題等。

不過即使原因淺白了,也無損 Christopher Nolan 去自圓其說,因為如果在同一宇宙尋找另一個星系,也要上千萬光年,所以還是要穿過蟲洞,否則 Cooper 和 Brand 無論怎樣『冬眠』也無法在有生之年執行任務。

Interstellar


首先,以結論來講,我很喜歡這套電影。

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很有野心,電影包含了很多元素,除了宇宙學、相對論、黑洞、蟲洞、第五次元空間科學理論外等等,還有觸動人心的元素例如親情、愛情、背叛。演員之間的對白不但前後呼應,而且有很多可以細味的地方。

男主角的女兒叫 Murph,以 Murphy's Law 命名:『whatever can happen will happen』看完套電影,你會發現整條故事線都是呼應著這條 Murphy's Law。

有好幾次男主角Cooper陷入險境,但是由於他對女兒的牽掛,不能輕易就此死去,這仲求生的決心和意志,令他在絕處之中找到方法自救。

電影裡出現了好幾次 Dylan Thomas 的詩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所說的就是這麽一回事。這首詩是 Dylan Thomas 寫給他患病頻死的父親,告訴他千萬不要輕易離世,要堅持與死亡搏鬥。

電影中段,男女主角去了一個充滿海水而且還不斷有海嘯發生的星球,在這個星球,他們喪失了一位隊員的生命和部分燃料,男女主角九死一生才能回到太空站。然後,他們要繼續去尋找適合人類居住的星球。當時有兩個星球可以選擇,但他們的燃料只夠去其中一個。女主角 Brand 挑選一個數據比較差而且耗時比較長的星球,因為這是她愛人所去的地方。Cooper 踢爆 Brand 的私心,然而,Brand 解釋她的選擇時說『愛』可能是所有科學解釋不了的 missing link, 有時候你計算所有的數據後,最能夠直接帶你到目的地的元素,就是『愛』。 這個概念,和我之前看過一本小說《消失的相對論》所說的一模一樣。不過,導演Christopher Nolan 在《Interstellar》表達這個概念的手法比我看的那本小說高幾班。《Interstellar》整套電影是用理性和科學做背景,但是透過劇情層層的鋪排,指出人類之所以是人,就是有那種不能輕易量化的情感元素存在。而且,人類的直覺可能比計算無數算式準確。Cooper 和另外一位隊員沒有被說服,而是去了另一個表面數據比較理想的星球。但是後來故事發展,男主角Cooper 最終能夠跌入第五空間,把黑洞之中獲得的反作用力的資訊及數據傳遞給女兒,就是因為他願意犧牲自己及他對女兒的『愛』,這些都不是數學公式能計算出來的。從結果而言,Brand 所選擇的星球其實是對的,只有那個星球是適合人類移居。

令一個讓人驚嘆的元素,是背叛。背叛有兩種:一種是年老科學家 Dr. Brand 的 Plan A、Plan B 論; 另一個種,是Cooper 和 Brand 去到表面數據比較理想的星球,救出 Dr. Mann,但原來Dr. Mann 只是捏造數據,引人來救自己,而且還想滅口,自己一個逃離那個冰封的星球。

Dr. Mann 這個角色,讓人反思一件事情。無論你走到宇宙的任何一個角落,面對無情的大自然,任何一塊隕石可以把你擊散或者遇到突如其來的海嘯沒頂,但是都沒有面對人類危險。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在電影裡面一直提到人類彼此之間的愛:愛很偉大,可以帶領人類穿越宇宙。但是透過 Dr. Mann 這個角色,也提醒大家,人類陰暗面當中的自私,引申出來的出賣和背叛比任何事情都危險及可怕。

Dr. Brand 的 Plan A 、 Plan B論,是一個哲學問題,究竟我們是否應該為了更高的理想或者人類整體的福祉,去講大話,或者犧牲一部分人?哈佛大學教授,Political Philosopher, Michael Sandel 的著名演講及書《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解釋康德的哲學有探討過這個問題。

然而,我覺得導演 Christopher Nolan 也給予了他的看法。電影裡面一再提到陪太空人員上太空的機械人的 Honesty 設定是90%,而Cooper 被救後重新設定機械人,把Honesty 指數提升到95%。小事情運用溝通技巧圓潤修飾一番沒有問題,但是大事一定要誠實。

做人,最緊要正直。 

伸延閱讀: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2014年11月15日 星期六

心底最黑暗處


昨天和朋友吃飯,大家各自分享自己的經歷,不知不覺地透露了自己的陰暗面。 朋友各自各有自己的心魔,人生之中最不能 “let go” 的事情,這取決於大家不同的性格及價值觀。

我最不能原諒的事情,是一些『朋友』虛情假意地接近我,然後利用我的人脈、能力、關係,去達到自己的目的。 以往我最常遇到的是傳銷。我並非說『傳銷』這種銷售模式本身有問題,你把貨物透過傳統渠道放上店鋪上去賣,也要鋪租及宣傳費用等等。透過人傳人的模式銷售,這件事情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傳銷之所以可惡,就是幹那一行的人並不會開宗明義,而是透過一個又一個的大話,拉攏你去買他們的產品,而且更進一步的境界是透過遊戲或活動進誘導你去追尋夢想,參與傳銷事業,把下線擴展至身邊的所有朋友。

如果某人初相識時,能夠這樣跟說:『我是在XX做傳銷的,我覺得XX的產品很好,自己用過很好,又能幫到人。』這樣,我可以很大膽和豪氣的回應:『幾多我都會同你買!』 但是,百分之99.99% 的傳銷的不是這種方式,他們會隱瞞自己的身份,假意說自己正在念什麼什麼營養課程,但原來說穿了,就是傳銷公司裡面舉辦的講座。然後舉辦頻繁的遊戲、運動、 郊遊、飯局,不但花時間深入認識你,而且還認識了你身邊所有的朋友。再曲線地去推銷他們的產品。

對於這類人,我會義無反顧地絕交並通知我朋友圈裡面的所有人,提醒他們去防備。 所以,我朋友很多,但也開罪了不少人。

然而,我最痛恨及不能原諒的事情, 在其他人的眼中,其實不是那麼重要或嚴重。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Sugar VS Fat



昨天看了明珠台關於 Sugar Vs Fat 的 Documentary.

節目找來了兩位孖生兄弟做實驗。由於是孖生,他們的基因完全一樣,在實驗之前亦測量他們的身體狀況,無論是身高體重及脂肪比都是差不多。在一個月時間裡面,Alexander只吃高脂肪性食物,而Chris 只吃高糖分食物。

實驗A: 智力測試

Alexander & Chris 同時模擬股票買賣遊戲,吃高糖分餐單的 Chris 明顯比 Alexander 更具集中力及記憶力,perform 得更好。

結論是,大腦處理資訊需要大量糖分。吃脂肪重的食物令大腦缺乏 carbohydrates and glucose,所以影響了思考。

實驗B: 體力測試

Alexander & Chris 同時踩單車,經過一段時間後,吃高糖分餐單的 Chris 血糖下降的幅度比Alexander 大。 然後,工作人員給予Chris 能量bar 補充糖分,給予Alexander 牛油補充脂肪,再讓他們踩上斜路。補充了糖分後的 Chris 明顯爆發力及耐力比補充脂肪的 Alexander好好多。

實驗結果:
 一個月後, Chris 和 Alexander 再次驗身。出奇地,兩位體重都下降了,肚腩也縮小了。再詳細去分析,重糖的 Chris 體重下降了1KG,脂肪比不變,血糖指數不變,即是說胰島素的分泌大了,身體能更有效地去調節多出來的糖分。另一方面,重脂肪的Alexander 體重下降了差不多4KG,有2KG是肌肉、1.5公斤是脂肪。由於他不夠糖分,身體第一時間是消耗蛋白質(肌肉)去轉化成能量,所以他失去較多比重的肌肉。這不是好事,長遠來講失去肌肉會對身體有很大影響。除此以外,Alexander 血糖指數從5.1 上升至5.9,雖然還在安全的範圍裡面,但是這表示他身體控制血糖的能力減弱了。這是因為脂肪是胰島素絕緣體,再維持著這樣的狀態,Alexander 很快會有糖尿病。

更有趣的是,他們再用白老鼠去做測試,發現單單給予白老鼠重糖或重脂肪的食物,其實對於白老鼠的體重沒有多大影響。

但是,一但脂肪和糖以50/50的比例攪混,白老鼠就會搏命吃,吃的分量遠超過身體需要的能量,而令體重爆升。

所以結論是,無論是糖和脂肪都不是單一致肥的元兇,而是吃一些美味可口的加工食品,例如Doughnut、雪糕、Cheese Cake, 尤其是當糖和脂肪比例達到50/50時,這些食物對大部分人來說是最為可口,讓人吃得欲罷不能。 

伸延閱讀: 
The Secrets of Sugar



2014年11月7日 星期五

英年早逝

 

同齡的朋友在旅行途中病逝了。

想到生命如此脆弱,當你以為還有大把時間,但其實原來死亡可以如此接近。這點醒覺,把我從思想的困籠拉了回來,看清了事情的本質,不值得為一些人事再去浪費時間。

在有生之年,我還有很多想去做的事情,很快我就要挑戰人生之中的第一個全馬馬拉松、明年5月踩單車雙進武嶺,還有我夢想中的沙哈拉馬拉松,都是更值得我去投放時間和心力的事情。

2014年11月4日 星期二

磨房200的賽後檢討

磨房200終於順利完成了,我有松了一口氣的感覺。

全部人都平平安安歸來,我卸下了幾個月來的重擔,十分感恩。因為今年這條賽道比較難,而且我們還有不少磨房新手。但是,幾個月來隊友們都有足夠的準備,所以20人當中,能踩完全程的隊友有15人,比當初想像中好。即使不能踩完全程的人,也能順利在人多車多的上車點找到支援車上車,而沒有迷失,是萬幸。

天陰無雨,而且氣溫清涼也是很關鍵的因素。汗水排出量比較少,自然不容易缺水及抽筋。

這次磨房,是對於我的意志、體力、甚至是臨場應變的很大考驗。因為,我不再是純粹自己玩自己踩,而是要兼顧同團隊友的需要及安全。在踩這200公里的路程之中,我有大巴、貨車、農夫車三架車的 logistic 需要安排。例如,騎到50KM 和72KM左右的位置,因為車多路窄,所有汽車在路上都動彈不得,而單車手也要在車的夾縫裡面把車推過去,根本踩不了。這種堵路的情況,幸好一早已經考慮過,而且萬幸的事,在出發前找到義工坐其中一架支援車。所以真的發生這種狀況時,只需要打幾趟電話給義工,交代一下情況,就可以做出臨時調動了。

而其中一個讓我非常氣結的特發狀況,是關於補給物資。

當初我提議買的物資裡面,有4打1L支裝水。而搞手買了支裝水,也買了兩桶水及帶了一個裝水器。

我提議買支裝水,原因是容易分配,大家需要水的話,拿了後可以馬上放在背包就走,不必花時間再慢慢排隊裝水。而且,大家踩那麼長的路程已經不容易,桶裝水要裝桶才能裝水,太麻煩了! 雖然是這樣,但是既然那位搞手已經買了桶裝水了,我也不便再說什麼,就當是後備用水也可以。

在準備出發的前一晚,朋友們幫我把物資從大巴搬上貨車,包括那兩桶桶裝水和裝水器。到了夜晚十點左右,該搞手敲我房門,告訴我因為他第二天提早離開,怕到時找不到支援車,所以要先拿回裝水器,否則裝水器跟著貨車留到最後,就沒法拿了。至於那兩桶水會留下來給我們。

兩桶水,沒有裝水器,就更加難倒水了,拿著大桶就這樣倒水,是用來冲涼還是怎的?

當刻,我沒有發火,我太多東西要兼顧了,沒時間發脾氣,我想幸好我自己一早已經預料到桶裝水的麻煩,從一開始就沒有預備要動用它,所以才額外買了那麼多支裝水。

我背著200KM的物資,包括水和食物,全程沒有補給過,完成了還剩下差不多1L的水。但是,我還是不放心貨車上的物資情況,怕部分隊友背不了那麼多東西、又或者出一些例如水袋穿了狀況,所以,到了第一個支援點,我到貨車檢查一下物資情況。

我一看貨車,裡面只剩下可樂和香蕉,裝水器固然沒有了,但連那兩桶水也沒有,支裝水也是一支都沒有。

當刻,我馬上打給義工,拜託如果他經過油站就去買水。早大半小時前,由於我看到塞車的情況,叫他不必去第一個支援點,直接就去第二個就好了。當時時間很緊逼,我害怕他已經駛入了山區,這就買不到水了。我們兩架支援車,就會一滴水都沒有。

臨時調配歸臨時調配,也幸好天公造美,全程陰天,沒有人特別需要水。我們的補給物資沒有出了大亂子。

這件事情,我覺得非常嚴重,所以要求該搞手公開交代原因。他解釋說因為是安排自己的Van 司機和貨車司機直接交收裝水器,但是中間溝通出現問題,本來應該只拿走裝水器,但是他的司機連兩桶水都搬走了。 

他在第一個支援點,有去貨車上拿一支汽水,但是,他說並沒有察覺原來連兩桶水都被搬走了,貨車上是一支水都沒有。

附上照片,是解釋貨車內龍是怎樣的。當日,貨車就放兩桶水,一pack 汽水和一袋香蕉,那麼丁點物資,是否要用放大鏡去找呢?公道自在人心。

該搞手認為這根本是司機之間的溝通錯誤,我為了小小事情就發他脾氣,沒有去理解真相,沒有『對別人比多點信任』!

哈哈,我真的是無言了,這種事情之所以會發生,就是從一開始,我就太相信人!

2014年10月29日 星期三

The Borgias


看完中世紀英國電視劇和小說例如《The Tudors》、《The White Queen》、《The White Princess》, 好奇心又看看差不多同一時期的《The Borgias》

這套電視劇是圍繞梵蒂岡教皇, The Pope Alexander VI, Rodrigo Borgia, 及其家人的故事。當時意大利並非一統的國家,而是分裂成一些城鎮而由不同貴族統治。這段歷史,由教皇 Rodrigo Borgia 在床上手握情婦 Giulia Farnese 的大腿,從大腿一直親吻到腳趾娓娓道來,juicy 得來 impressive,Bravo!


當期時,意大利是分裂成:Duchy of Milan, Republic of Florence,  The Pope, Borgia, 身處的 Papal States 和 kingdom of Naples. 法國和西班牙都聲稱他們擁有 Naples, 法國皇帝 Charles VIII 因為和英國打仗,發明了新式大砲,他帶著士兵和大砲長驅直進,本來是要攻打Payal States, 殺死 Borgia Pope,但後來被 Borgia Pope 的女兒 Lucrezia Borgia 迷惑,與 Borgia Pope 結盟,取得 Borgia Pope 所代表的上帝意旨,去了打 Naples.

看到這裡,大家會否有疑問,為什麼羅馬教廷,神聖的 The Pope會有家人和情婦? 其實,當期時的教廷裡面的紅衣主教大部分都非常腐敗,不但錦衣美食,而且經常出入妓院。電視劇裡面的 Borgia Pope 和皇帝差不多,他有三名兒子一名女兒,是妓院出身的情婦 Vanozza Cattaneo 所生,後來他愛上了Rome最美麗的 Giulia Farnese,她是一名貴族的妻子,丈夫死後,她成了他的情婦。Borgia Pope 偶然還會粘花惹草,但我照我看來,這些情史相對其他紅衣主教來說,還算是非常克制了。

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Borgia Pope 委派一名兒子擔當紅衣主教,以保護他在教會裡面的人身安全;另一名兒子統領教皇軍隊,抵禦外敵。第三名兒子年紀尚幼,但為了要和 Naples聯盟,所以娶了漂亮但淫亂的 Naples 公主。Borgia Pope 非常鍾愛女兒 Lucrezia Borgia, 但是一如其他中世紀的人一樣,女兒的婚姻是要作為政治籌碼,所以美麗的 Lucrezia 慢慢也失去了她的童真。

Borgia Pope 坐上教皇的位置時,紅衣主教捲走的金錢不計其數,一般平民生活相當艱苦,羅馬的一些基礎設施,例如:水渠堵塞而沒有人治理,孤兒無處容身。而且教會也沒有錢去建立正式的軍隊及製造武器,別人攻打就只能靠欺詐取勝。例如:法國打到來,Borgia Pope 的大兒子 Cesare Borgia 用泥土製造假的大砲,擺出兵強砲利的狀態,讓法國不戰而退。

Borgia Pope 很希望重振 Rome, 所以委派了聰明而美麗的情婦 Giulia Farnese 查帳。而 Giulia Farnese 連同 Lucrezia Borgia, Lucrezia Borgia 的母親 Vanozza Cattaneo,三個女人一起合作,從紅衣主教那邊取回部分資源,改善了不少羅馬平民的生活。

劇裡面的人物角色非常精彩,可以遲些再一一細數。

伸延閱讀:
Historian,George Stuart, talk about 《The Borgias》:

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Upstairs Downstairs


在《Updstairs Downstairs》的時代有幾件重要的歷史事件:法西斯主義冒起、英國國王George V 駕崩、接著希特拉屠殺猶太人、德國入侵波蘭、英國向德國宣戰等等。

劇中人物無論是貴族或工人,大體上都保持著鎮靜及氣度,“無論遇到什麼事情,Life must go on" 是大家的共同價值觀。
 
我覺得這套劇跟另一套英國電視劇《Downtown Abbey》一齊看,會特別有味道。 《Downtown Abbey》的時代背景是 1912年 -1923年貴族和工人的處境劇。《Upstairs Downstairs》描敘的是1936年-1939年。中間其實相差只是十幾二十年,但是見到社會有很大變化。

1. 男女趨於平等
 《Upstairs Downstairs》的女主角Lady Agnes 發現丈夫跟自己的妹妹有姦情,丈夫Hallam 不但認錯,表示她是他畢生最愛,希望能能和她重新開始。但如果 Agnes 無法原諒並且要離婚的話,亦願意尊重其決定。可見得在這個時代,女人,尤其是是上流社會的女人,在丈夫犯錯時,可以選擇離婚,而作為gentleman,應該尊重女人的決定。雖然當時女人就業機會仍然不多,但起碼有選擇權。

《Downtown Abbey》的三姐妹中最細的妹妹 Lady Sybil 不顧家人反對,跟司機私奔結婚,已經是最離經叛道的行為。但是結婚後,她還是跟丈夫回到家裡居住。

2. 同志雖然仍然受到歧視,但是亦有思想前衛的人支持同志平權
《Upstairs Downstairs》男主角的阿姨 Lady Blanche 是一位女同性戀者,同時也是一位史學家、大學教授、作家及博文館顧問。她跟一位女作家是情人,該女作家把她們之間的故事寫成小說,然後就有類似今日的《蘋果日報》,把她們之間的情史爆出來,成為上流社會茶餘飯後的話題。

雖然有些保守的派認為這是不當的行為,但是 Lady Blanche 實際上受到的輿論打擊其實甚少,工作也沒有受到影響,而且她身邊有不少支持者。

《Downtown Abbey》的一位工人 Thomas Barrow 是一位同性戀者。他的遭遇就淒慘得多。他向新來的工人 James不斷試探,可惜接二連三的試探都讓他誤會了James跟他一樣,是一位同性戀者。有一晚Thomas 向 James嘴對嘴 kiss 了一下,James按奈不住,終於爆發,堅持要 Thomas在沒有reference 的情況下離職,否則報警。

那時候的家傭,如果沒有上一個家庭的主人提供的 reference letter, 基本上是沒有可能找到工作。所以把 Thomas 掃出門口而不給 reference 的話,差不多就是等於要他瞓街做乞丐。

雖然管家對 Thomas 也心感同情,但是他沒有私下給予援助。就連平日心地不怎麼良善和喜歡委過於人的 Thomas, 自己也覺得是錯在己方而沒有做出激烈的報復行動。可見得其實大家都覺得作為同志是可恥的事情,只是身不由己而已。

3. 工業革命提供了工人就業機會,工人有更多選擇
《Upstairs Downstairs》一開始就講述好的工人很難請,因為年輕的工人寧願到工廠打工,一方面福利比較好,二來工作時間沒有那麼長。作為雇主的 Lady Agnes需要提高工資,又或者請一些缺乏經驗的年輕人,才能找到足夠的傭人。

《Downtown Abbey》的工人如果在英國的底『花』了,就只好去飄洋過去到美國才能有機會重新開始。
 
4. 新一代的年輕的工人有更多的理想和懂得爭取權利
《Upstairs Downstairs》裡面有位年輕女工Beryl,因為不滿意女主人 Lady Agnes 的一些工作細節的安排,走去『姐妹同盟會』投訴 Lady Agnes 。其實 Lady Agnes 的為人很和善,更沒有孽待工人之類,只是她不了解工人的想法及他們具體工作的內容,才會產生問題。『姐妹同盟會』的監視人員巡查工人的生活環境,然後羅列一張清單交給 Lady Agnes,要求她改善,Lady Agnes 也一一照做了。而且,她對於工人走去投訴這件事,基本上是很寬容的一笑置之。

劇中的司機 Spargo 愛上 Beryl ,決定帶她去美國,避開戰爭,開展新的人生。

管家 Pritchard 平時非常盡職謹慎,但是某天他因為失戀而失去自制,不但借酒消愁,而且還不辭而別了一段日子。某天他醒覺了,回到主人家中繼續工作,大家竟然一切如常,好像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過一樣。

在《Downtown Abbey》,工人們都好像是年終無休的工作,有一天假期,已經非常奢侈。裡面管家不但對工人們要求嚴格,對自己同樣嚴酷,一切都是以主人的利益為先。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羅斯福遊戲 VS 磨房200


《羅斯福遊戲》是改編自池井戶潤的小說。大家可能不知道誰是池井戶潤,但是《半澤直樹》大抵知道。不錯,池井戶潤就是《半澤直樹》的作者。

戲軌十分簡單,雙主線:一邊講公司面臨破產危機,年輕社長面對公司內外的壓力,如何奮力挽回劣勢;另一邊講公司基層員工組織的捧球隊,面對一次又一次的戰敗,而且因為公司財政問題而要被裁危機,怎樣迎難而上。

故事雖然簡單,情節卻很緊湊,跟《半澤直樹》一樣,不會讓人有半口氣鬆下來。面對一個又一個的挑戰和挫敗,有時會讓人不禁搖頭嘆息,真的就這樣輸下去嗎?

劇中的一位退休的老社長,代表智者,他開導年輕的社長很喜歡用『逆轉』這個詞語。 就是要堅強、勇敢、忍耐、用盡心思,想盡辦法去緊緊抓著從危轉機的一刻,然後就能夠實現『逆轉』。

最近搞磨房200單車活動,讓我一再反省,最大的困難不是體能,而是克服自己的心魔。我是第一次參加200KM的單車活動,為了想去完成,做了不少體能上的準備。原本只是純粹自己想玩,所以參加。不過因為號召了一班朋友,跟一個新成立的車隊一起組隊前往,所以除了要裝備自己,還要負責當中的協調工作。

整個活動的籌備過程之中一再出現狀況,新成立的車隊的搞手『淆底』,而且在過去幾個月時間,都沒有認真裝備及操練。作為牽頭人,連自己都覺得害怕,自己對自己都沒有信心,怎能帶領車隊?!最大的難關,就是臨近活動前兩星期,負責出支援車的搞手帶著司機試過路後,決定活動當天要坐支援車提早離去。由於今年的賽道很特別,後段130KM的路全是村路,接載隊員從深圳前往河源的大型巴士,連繞道停在附近的村落讓踩不完要上車的隊員去上車都辦不到,必須要安排小支援車前往接載。在這個關鍵時候,作為搞手,丟下所有隊員,自己一個坐唯一一架支援車,提早離開,對於全部隊員來說,是一種背叛!

面對這種種情況,回想起《羅斯福遊戲》這套電視劇,何其相似!但是再怎樣憤怒,都不能解決問題,更何況這幾個月的溝通過程中,其實已經有各種各樣的徵兆。I should see it coming。如果我沒做任何防備措施,而導致活動失敗的話,最終也只能怪自己 "too simple, sometimes navie"。

幸好,早前踩車去試路時認識了《損友》的領隊,透過他無私的幫忙,找到對路線十分熟識的司機開小貨車支援。另外,我還動用了一些公司的人脈關係,找了一架農夫車。支援車總算是湊齊了。

希望準備功夫做足,當天活動所有隊員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能力,無後顧之憂,踩完適合自己的距離,順利完成這項活動。 

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The Mentalist


主角Patrick Jane 在其他兇殺案件破案率達到百分百,而且迅速得手,但是與此同時,他尋找殺死妻子和女兒的連環殺手 Red John,卻足足花了9年時間,不斷失敗不斷又有新線索。這個就是 《The Mentalist》的主線。

他的女拍檔是正直善良的 Lisbon,她對於Patrick Jane的遭遇很同情,但卻不認同 Patrick Jane的做事方式,差不多每次辦案,他們都會有小衝突。而雙方最大的衝突是,Lisbon 相信法律,她覺得即使 Red John 是殺人無數的 serial killer,但是抓到 Red John後,也應該讓他受到公正的法律制裁,而不能讓 Patrick Jane私了。但是 Patrick Jane打從一開始就是抱著無論自己需要付出任何代價,都必須殺死 Red John的決心。

他們共事多年,經歷過一連串出生入死之後,Lisbon 對 Patrick Jane的想法多了更深層的理解,他們之間建立了無堅不摧的信任。每每在關鍵時刻,雙方都願意為對方犧牲。所以,到了最後,Lisbon 對於 Patrick Jane處理 Red John 的手法沒有責備,只有體諒。

一對 bonding 比夫妻更親密的戰友,無需用語言就能溝通的一對男女,當解決了生命中最大的敵人後,是否就可以開花結果呢?這是編劇留及戲迷的懸念。

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E.S. POSTHUMUS

一聽 E.S.POSTHUMUS ,馬上沉醉在那種既神秘又激昂的音樂裡面。把古典音樂從新演繹,有著這樣不一樣的效果。他們在2010年成立,是一隊兄弟樂隊,但是看 wikipedia, 翌年其中一位兄弟離世後,這隊樂隊再沒有新的創作。

最初發現 E.S.POSTHUMUS這個獨立樂隊,是因為看了 youtube "Unstoppable" 這條激勵人心的video。穿插在 video 裡面的歌曲,是 E.S.POSTHUMUS 的。


先拉遠少少講,看這個 video 的緣起,是因為毅行者。

去年參加毅行時,因為技巧不足,在短時間反复操練而受傷。未行先傷的我,感到很焦慮徬徨。但是,這個 video 給予我解答,讓我重新審視自己,振作起來。

毅行34小時完成,比預計慢了5小時,成績不理想。但是,心中有團火,馬上有想再去操練的衝動,我相信,再下一次,我一定準備得更好。

今年沒有參加毅行,上年因要參加毅行而沒去磨房200單車賽,所以今年想盡辦法想參加。除此以外,我也會在明年1月,挑戰人生之中的第一個馬拉松。

我把 E.S.POSTHUMUS 的歌曲放在播音器裡面,帶著去操單車,一邊聽一邊回憶著 video 裡面的情景。另外,我也在把 E.S.POSTHUMUS 的其中一隻碟 Makara,download 在itune 上,練馬拉松時聽。


E.S.POSTHUMUS的音樂讓我找到腳步的節奏,找到向前的動力,比任何Power Bar 更有效。

2014年10月7日 星期二

試磨團

11月第一個星期日就是磨房200。

這次是我第一次正式參加磨房200,磨房200的路線年年不同,而碰巧,這次的路線難度比較高。

而且,這次不但是自己要參加,還組織了29名團友一起去,我是領隊之一。

29個人當中,有些素未謀面,有些只有幾面之緣,而且不少團友沒有足夠的耐力訓練,都是朋友疊朋友一起前往,所以組織協調上倍感困難。

在搞活動的前期,真的感到很大壓力,自己對自己的體能及技術都沒有信心,怎樣還有餘力應付或者照顧其他人的突發狀況呢?

雖然,在Whatsapp 群組裡面一再向同行的團友重申,要大家一定要加緊負重操練,如果真是操練不足的話就要量力而為,甚至曾經暗示實力未達的朋友不要勉強參加,以免發生危險。但是既然已經成行,這就已經不是我自己一個人的問題,無論再大的困難,都要肩負起責任,希望參加的團友都能夠高高興興的出發,平平安安地回家。

隨著這幾個月自己不停操練:先是東涌欣澳來回8轉、再而鹿頸6轉、去台灣連續踩了九天環台、踩大帽山,對自己體力開始有些信心。

而且,最關鍵的是,搭朋友路參加損友聯盟搞的《試磨團》。

這個《試磨團》真的非常重要,自己不把道路踩過一次,光看地圖和海拔圖,是無法把握實際的路面及難度情況。

損友聯盟的領隊非常專業,實際的路況及集合地點已經了然於心,帶著一大班人前往試路。他們的團友試過路之後,到正式比賽時就可以減少不確定因素,尤其是對於體能相對較弱的人,也減少了大家出意外風險。

試路分兩天進行,也是非常周到的安排。

第一天

8AM在福田口岸上車,到河源市已經是中午時間,先吃過午飯,然後從磨房200起點,河源市體育館騎70KM到簽到點紫金體育館。這70KM的路段相對平緩。我的平均時速大概21km/hr。30KM處有一間士多,50KM處有數間士多,70KM到達紫金縣就很多地方可以買補給物。不過我相信到正式比賽的時候,30KM及50KM士多的物資會給頭車隊一掃而空,我們團友無可能買到補給物。

路面的情況是,有很多碎石路面,有時候道路兩邊有工程,路面會有沙。技術比較好的 road bike 友(有些人是用 road bike 入山)就能應付自如。但是,我們團中騎 road bike 的一般只是操創新路,那麼這段路他們可能無法使用 road bike而需要轉用 mountain bike。

第二天

睡了一晚,精神充足,9AM開始騎,開始的一段大概1KM是正在整路,未鋪好,所以路況大概是這樣的(由於我忘記了帶IPHONE叉電,所以為了省電就沒有拍下實際路況照片):
 (設計圖片)

然後開始入村,從紫金縣到黃村鎮的的40KM是本次難度最高的路段,強爬坡。而且村路落彎需要特別小心,因為急彎到底很多時候有這種路面碎裂的狀況:
(設計圖片)

而且,更要留意一點,村民出入可能騎摩托車或者私家車,有時候村路是單程路,彎位需要小心對頭盲點,所以落斜不能太快。

沿途好像沒有士多,同第一天一樣,就算是有,物資也給頭車隊一掃而空,而不可能買到。
我們到達黃村鎮吃中午飯,買了補給物就上路。由於這個鎮不大,我懷疑正式比賽時鎮上的物資也只有頭車隊可以買到。

然後,再走50KM上上落落村路。 沿途絕對是沒有士多可以補給,這點可以肯定。

第二天,我的平均時速大概19km/hr左右。

這就完成160KM試路。

由於要趕著回香港,而且參加的朋友騎速不一,不可能把整條路都試踩過。最後的40KM的村路也是相對平緩,只有暗斜,所以不用試了。

經過試路,知道了很多資訊,才能跟自己的隊友分享,盡量希望大家有更充足的心理準備,就算要改裝備,也還有一個月時間做最後的改動。

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William Shakespeare


上回談到《Elizabeth I of England》,不得不提一下同年代的大文豪 William Shakespeare。

1998年時,有套電影叫《Shakespeare in Love》 雖然不是 Shakespeare 的真實故事,但是透過電影卻能一窺當代的愛情觀和婚姻觀。

英國已經出了一位女皇,而且處於盛世,但是普遍的女性還未有自主權,劇場不容許女人演出,女性的角色全部有男孩擔任,女人能夠不失尊嚴和體面的工作機會仍然是寥寥可數。
 
因此,作為女人,其角色就只有結婚產子,婚姻是政治及財富交換的籌碼。

中學求學時代,曾經借了Shakespeare 其中一本原著來看,很可惜,看不明白。當時普通日常英語也是勉強應付的程度,更何況是中世紀時代,夾雜大量的德語、拉丁用語的 Shakepeare? 而我,也沒有鑽研下去。

事隔二十年,最近看了幾集改篇自Shakespeare 的《The Hollow Crown》, 仍然是感到吃力。很遺憾,英語還是沒有多大長進,Shakespeare 的作品很多詩和 metaphors,而且由於當時的舞台劇沒有那麼多特效,劇本主要是用說的來表達事情來龍去脈,拍成電視劇,節奏很慢,有時看著看著,都睡著了。

看來,只能看兒童簡化版 William Shakespeare 了。

雨傘革命


這4天香港發生自出娘胎以來一次最具規模的群眾自發上街運動,原本的所謂『佔領中環』,從一開始就不是正確的名字,後來人們提出的『雨傘革命』倒是比較貼切。

正當好朋友們在街上奮鬥,很對不起,我沒有上街。雖然,我內心是很支持這個運動的理念,我覺得如果這次不成功,那麼以後言論資訊會進一步受限制,就算只是區區寫下這篇文章,也有可能因為顛覆國家罪名而被判入獄。

中國歷朝歷代的文字獄是多麼的可怕!

這4天我在家中,因為皮膚濕疹問題,吃著營養師朋友給予的餐單(基本上就是生果和菜), 一直都處於飢餓的狀態,手軟腳軟。不過這不淨是我不去上街的理由(或者藉口)。

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害怕,我懦弱。害怕的事情很多,大家見我又行毅行者又踩單車之類,但其實我的身手反應十分之慢,對於街道近乎零認識。如果遇到鎮壓,應該系屬於走唔切的那批人。

至於你問,中共夠膽鎮壓嗎?這是50/50的機會,六四學生也沒想到中共會派坦克車鎮壓吧。

更讓我悲哀的是,當年為著這班學生流淚的父母,多年後回顧六四事件,覺得死了學生確實很可惜,但是他們認為如當初不鎮壓,中國就會亂,讓外國勢力入侵,沒有中國這二十多年的繁榮穩定。

但我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如果犧牲一班學生的生命來換繁榮安定是對的,再問我父母,萬一要犧牲的是他們唯一的女兒呢?他們會怎樣回答? 他們願意嗎?

我會寧願香港不要那麼繁榮,不要那麼多享受,也希望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新一代有公平的機會發展,不要受到中國大陸的貪污所沾染和荼毒。

別說運動讓我們有可能出入不便,即使這個運動持續下去,讓股市跌一萬點,也是必要的付出的代價。

另外一樣讓我害怕的事情是朋友之間,親人之間,會為著不同的政治主張而反目成仇。 我認為無論是警察又或者是上街的群眾,他們的想法其實都很多元。如果因為運動,而產生更多謾罵,仇恨和不信任,就真的會深深地傷害了香港。

所以,無論你的立場如何,在運動持續的時候,希望多些包容、忍讓。當運動結束後,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要和反對你立場的人決裂。

2014年9月27日 星期六

亨利八世



看完了關於中世紀(1400 - 1603) 英國皇室爭奪皇位的小說、電視劇、電影,順便也看看關於這段歷史的一些 Documentary。

如果一位教歷史的老師,不是一位擁有說故事能力的人,只是依書直說, 然後要你記住幾個年份人物,但是你的腦海完全不能 picture 到這些人物,歷史只會被遺忘。

我們這代人其實幾幸福,初中讀過的歷史全數歸還給老師不打緊,只要你願意,上網隨時有相關更豐富,更有趣的資料。

以上的 Documentary 很有趣,是歷史學家及醫生團隊一起去研究亨利八世,為什麼由一位風度翩翩的王子成為一代暴君。

他們研究歷史記載亨利八世身體狀況的變化,包括了一些意外受傷的經歷,怎樣影響著亨利八世的心理及人格。

年輕的亨利八世十分好動,而且愛玩這種高危的 Jousting,但是有兩次的嚴重意外,跌傷了腦和腳,使他長期受到病患困擾,加上醫學不昌明,他的病情反复,有時越醫越差。亨利八世的性格也隨著身體狀況好壞而變得陰晴不定。中年的亨利八世由於傷患而不能運動,但是卻又維持著暴飲暴食的生活習慣,結果死前體重達到400磅,更可能因此患上一些肥胖人士會有的病症,例如糖尿病,這也是進一步令他身體狀況惡化以致精神狀態不穩的因素。


這些關於亨利八世的重要事情在,電視劇《The Tudors》裡面都有提及,不過由於扮演亨利八世的演員 Jonathan Rhys Meyers實在太靚仔,而且在劇中只是化老裝而沒有變肥,所以光看電視劇,很難想像實際上晚年肥醜老的亨利八世是怎麼一個模樣。


不過如果電視劇中的角色是真實人物的樣子,真系搵鬼睇。

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Elizabeth I of England


承接上一篇講亨利八世的電視劇《The Tudors》,可以接著講下這套1998年的舊戲。

Elizabeth 的母親是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 Ann Boleyn,她是一位新教徒,Elizabeth也跟隨母親的宗教信仰。Ann Boelyn 生下了 Elizabeth 不久後失寵,在 Elizabeth 歲半的時候被斬首。跟第一任皇后所生的姐姐Mary一樣,Elizabeth 從公主被貶為私生子, 直至亨利八世晚年,娶了第六任也是最後一任妻子,她幫亨利和兩位公主修補關係,承認他們的皇族地位,並正式排列三位子女承繼權的先後次序。

亨利八世死後,唯一的兒子繼位很短時間就死了,然後由史稱 Bloody Mary 的大女繼任皇位,她在位的5年間,致力復辟天主教而燒死基督教徒,看BBC講述這段歷史,非常殘酷。被打為異端的教徒包括了懷孕的婦女,有女人在火燒的時候產子,初生的嬰兒連母親一同被燒死。

Mary 在位期間,由於 Elizabeth 和她的宗教信仰不同,Mary 害怕 Elizabeth 會宣揚新教,把自己一手重建的舊教毀於一旦,所以把Elizabeth 囚禁了一年多,甚至想殺了她。不過Mary 沒有子女承繼皇位,而且把Elizabeth 殺死的話就背負著殺親妹妹的罪業,她的良知無法讓她做出此事。最終,Mary病逝並把皇位傳給 Elizabeth.

Elizabeth 25歲登基,因為是一介女流,所以朝臣都致力想促成她與西班牙或者法國皇族的聯婚,避免戰爭,鞏固國力。不過最終Elizabeth 都力抗朝野,終身不婚,史上稱之為 The Virgin Queen.

關於她的不婚的原因,眾說紛紜。有說因為她的母親被父親斬首,讓她對婚姻徹底不信任。更有傳言說真正的Elizabeth小時候已經病死了,這位長大了並登基為皇的她其實是從小被扮成女人的男人。

電影裡面講述是眾多傳聞其中一個較為浪漫的,描寫 Elizabeth與英國貴族 Lord Robert兩情相悅,所以Elizabeth不想為了政治目的與外國人通婚,但是又因為種種原因而無法跟 Lord Robert 結婚。後來發生一連串暗殺Elizabeth 的叛國事件, Lord Robert也被牽涉其中,但是Elizabeth 沒有將他處死,只是情侶關係就此中斷,Elizabeth 從此更堅定不會結婚。

Elizabeth 在為44年間,把英國內部各派團結起來,增強國力,開創了一代盛世皇朝。


2014年9月23日 星期二

The Tudors


《都鐸皇朝》圍繞著亨利八世的一生。

看這套劇集,你會發現,皇族的人跟上班族一樣,生活其實都幾苦悶,不是打獵就是打仗。夜夜笙歌開舞會,開足幾十年其實一樣會悶。

年輕時代的亨利八世有點自大、有點傻氣、有些自私,但是還算是開明的君主。但是自從他為了要進一步加強自己的權力,而殺了正直善良的老師後,就開始變得殘忍。

亨利八世一生有六位皇后。他廢了第一位和第四位、殺了第二位和第五位,第三位皇后生了太子後就死了。最後一位也差一點點因宗教問題被殺,幸好她的機智應對令亨利八世改變心意,也幸好亨利八世的人生已經走到盡頭,不然的話,君心難測,可能隨時觸怒他而動殺機。

亨利八世很快就對新婚妻子感到厭倦,其中主要原因是幾位妻子都沒能為他誕下兒子。他最鍾愛的的三皇后 Jane Seymour 誕下兒子後又可惜早死,否則,善良的 Jane Seymour可能會為亨利八世減少一些罪業。

六位皇后及無數情婦,最後埋單計數只剩下一男二女的繼位人, 亨利八世跟Jane Seymour的兒子早死,結果皇位落到第一任妻子所生下的公主 Mary 手中。她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在亨利八世時代,很多基督教徒冒起,提倡新教,這些都被 Mary視為異端,她在位期間,燒死了數百位異教徒,所以史上有 Bloody Mary 之稱。

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The White Princess


早前因緣際會,看了電視劇《The White Queen》,講述1455年-1485年間,House of Lancaster (紅玫瑰為徽章) 和 House of York (白玫瑰為徽章)為了爭奪英格蘭皇位的 Wars of Roses。這兩個家族都是 House of Plantagenet 的支派,所以在小說之中又命名 Wars of Cousins. 

Edward of York 最後奪得皇位,他二弟 George 一直覬覦皇位,多番勾結外國勢力想把 Edward 取而代之,最初兩次奪位失敗, Edward 都原諒他,但最後一次卻不得不將他賜死,以杜絕接踵而來的叛變。

Edward 的三弟 Richard 一向擁護 Edward。可惜當 Edward 駕崩的時候,他的兩個兒子還非常年幼。本來當時 Richard 也沒有奪位之意,只想做護國公,但是因為皇后 Elizabeth Woodville,The White Queen, 和他缺少了互信的基礎,身邊又有太多人慫容 Richard奪位,於是事情又進展到一種『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階段。最後,Richard of York 還是坐上了皇帝的寶座,然後把 Edward of York跟 Elizabeth Woodville 所生兩位小皇子軟禁在 The Tower中。

後來,兩位小皇子失踪了,有說被殺了,有說被救走了,在歷史上是一個謎。

Richard of York 登基後,他的妻子 Anne Neville 成了新一代的皇后,Elizabeth Woodville 退下后位,但卻一直等待機會,密謀幫自己的兒子恢復皇位。

Elizabeth Woodville 的女兒, 就是小說之中的女主角 Elizabeth of York, The White Princess,承繼了母親的美貌,進了皇宮,而且更和坐上皇位的舅父 Richard of York 墮入愛河,成了他半公開的情人。

這邊廂,House of York 族人的愛情和仇恨交纏在一起;那邊廂,House of Lancaster 流氓海外多時的皇子 Henry Tudor,帶著軍隊,向 Richard of York 開戰。

Henry Tudor 最終在 The Battle of Bosworth Field 險勝了 Richard,將他殺死,奪得帝位。

為了要鞏固皇位及結合 House of York 的勢力,讓他們不會再叛變,Henry Tudor娶了 Elizabeth of York 為妻。可是,由於 Henry Tudor 成為皇帝之前,長年過著流亡生活,經常處於驚慌及流離失所的處境,和 House of York 的家族成員不同,他身上沒有一點貴族的氣質,而且對人非常猜疑,也對自己沒有信心。

Henry Tudor 的母親, Margaret Beaufort,The Red Queen,終身都為了她的兒子能夠坐上皇位而密謀計策。她結過4次婚,最後兩次是為了找一個能夠幫到她兒子奪位的丈夫而結合的。在她心裡面,其實只愛著帶她兒子流亡海外的表哥,Jasper。

Henry Tudor (Henry VII)在位期間雖然烽火不斷,皇位坐得非常不穩。經常有據說是 House of York 失踪的兩位皇子串聯羅馬、愛爾蘭、蘇格蘭或者法國等等,領著軍隊想推翻 Henry Tudor。每次發生這樣的戰爭時,Elizabeth of York都會處於磨心,不但丈夫終身無法信任自己,為著自己所生的Tudors皇子公主,她也不可能支持自己的家族,即使前來的是她自小鍾愛、失散多年的親弟弟。

Henry Tudor 最終還是順利把住皇位,並將之傳給自己和 Elizabeth of York 所生的兒子 Henry VIII,隨後,展開了故事性更強的《都鐸王朝》。

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單車環台渡蜜月


第8天晚上的分享會要在台上發表意見,一去到台上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所以還是做鍵盤戰士寫出來比較有條理。

在台上大家都說多謝寶哥寶媽和鐵馬團隊的教練們,因為大家都說了,而且每次一說多謝,他們都起來鞠躬回禮,所以我就沒有說出來,雖然我內心真的非常感激他們。

尤其是寶哥,在56T(我只報名開頭的4天),我連上落單車、滑行、變速都不懂得的情況下,他教會我騎車。返香港後我才買了一台單車,努力練習,但卻有次因為騎行技巧不行,下坡時摔倒而跌斷左手。

後來,我又來參加68T(我只報名最後的6天,永康到楓港的一段平路當是熱身練習。),我爬坡很快,但是在下坡時候總把單車放在最後,讓寶哥教我騎下坡的路,我一邊騎寶哥一邊說眼睛要怎樣,腳要怎樣,結果,我又學成了。

所以,我每次去參加鐵馬家庭的活動,其實不是什麼完成環台的夢想啦,只是去向寶哥學習怎樣騎單車而已,無論是騎車運動或者是對人生的啟發,他都是一位很好的教練。

我在台上說要多謝老公,他陪我來環台不容易。我一向大咧咧粗神經,在騎車的時候沒有細心留意路面情況,他跟在旁邊看著一直心驚膽跳的。尤其是起初4天一直在人多車多的市區行走,簡直險像橫生。而且,當時我還覺得很束搏,騎得不順而跟他生了一回氣。本來他一向快手快腿可以騎第一名的,但是卻要遷就我騎到中後面,其實還是蠻辛苦的。

到了台東之後,道路寬闊,風景優美,可以放心快騎,大家的心情也廓然開朗。

有機會一定會再來騎後面的5天。希望以後越騎越有力量,到達休息點的時候還有餘力可以幫寶媽忙,她沿路一直照顧我們,要準備各種食物糧水,又要指揮大局,看她忙這忙那,覺得真的比騎車還要累哦!
 

2014年9月1日 星期一

Mr. Mercedes


這本小說雖然情節緊湊,但是看了2/3我卻突然放下不再想看下去。

因為小說的亮點,被殘忍地殺死了。可能作者覺得這是劇情所需,但是我卻覺得難以接受。

接著,好一段時間,我都把書帶著,看看什麼時候會把它看完,但是結果總是帶著書走來走去,但卻沒有去看。

上個週末,陪老公返鄉,順便把書帶上,總算看完,來個了結。

結局還是蠻滿意的,只是總是有種遺憾的感覺。

The White Queen


這是一部改篇自 Philippa Gregory系列小說的電視劇集,本身 Philippa Gregory的小說有三部曲,分別是The White Queen、The Red Queen、The Kingmaker's Daughter,但是電視劇就側重 The White Queen,把其餘兩個角色放在大配角位置。

這套電視劇有種鬼佬《宮心計》的感覺。最初大家爭皇位的原因除了是個人的權力慾、財富之慾,也有些善良的動機,例如為人民某福祉及正義感。但發展至後來,體會到身為皇族中人,即使不想爭,身邊都會有想爭的人把你逼上梁山。

身處於幾個家族互相仇殺,身邊的人一再背叛的環境,無論怎樣善良的人,最後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都不能信任,只能緊緊抓著權力不放,才有可能保命。

不過,我覺得透過10集的電視劇要交代眾人的心態轉變的過程還是有點太快,中間應該省略了很多事情,才會演變至某個局面,所以有機會的話,我還是會買原著細看。

這個夏天很難過



今年夏天過得很辛苦,首先是癢得難以安睡的湿疹來襲,然後就是好了又來的腸胃炎。

早前跑步,感覺右邊膝頭有點異樣,所以索性休息一陣子。休息了三個多星期,但好像越休息,身體的其他病情就越嚴重。


然後心情就隨之而悶悶的。。。

這個禮拜還要飛台灣再次環台單車,本來還是信心滿滿的,現在又不太確定自己是否行了。

2014年8月23日 星期六

危機應變


昨天與朋友飯局,聽到朋友的經歷讓我大開眼界。

朋友一家四口在西班牙巴塞隆拿汽車旅遊,把車停在沙灘,行李放在車上就去落沙灘戲水數小時。

回來後,發現車窗被打破,銀包、IPAD、相機,其他貴重財物被洗劫一空。他們的護照、身份證、駕駛執照、現金,全部失去。身上只剩下兩張信用卡及大約100歐羅。

發生這樣的突發狀況,當事人異常冷靜,先去警察局報案。而在報案的過程中,遇上另一個來自北京的家庭,情況一模一樣,而且更慘的是他們完全身無分文。

朋友們不但需要應付自己的難題,而且同時幫助來自北京的家庭,順利取得他們親友接濟。

事過境遷,聽朋友淡淡然說出來都覺得有點驚心動魄。比起上一趟因為蝦look,沒有計清楚洗費而在墾丁搞到差點沒錢回高雄,這件事大單好多!

原來在外地遺失證件,可以打香港入境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的24小時熱線』 852 1868,翌日就可以到就近的中國領事館取得護照及身份證明。

前提是,你的電話沒有被盜,而且,還有電。

2014年8月22日 星期五

涼蓆


整個夏天,氣溫高漲而且天氣悶熱,只得開冷氣睡覺,但是身體卻受不了,鼻敏感情況嚴重,一早起床不停打噴嚏,而且起碼包十幾二十個『雲吞』。

這個星期終於買了一張涼蓆回來,晚上睡覺不開冷氣只開風扇,鼻敏感情況大大改善了,鼻子附近的濕疹也不會因為不停流鼻涕而反复發作。

原來一張涼蓆的效用那麼大,之前實在小覷了,待到差不多入秋才買。幸好的是遲買好過無買。

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我看冰桶挑戰

冰桶挑戰在社交網路瘋行,大部分人都玩得很雀躍,不過也有部分人反對此活動,覺得浪費食水、與其花時間搞這些活動,不如直接捐錢,或者多關心身邊的人。

參與冰桶活動的人,其理由各花百門,也有人在一念之間改變想法。我想的是,只要參與活動的人有良好願望,多了解活動背後的意義,多去關心和了解ALS,那麼這個活動總體來說就是成功。

現在回想,中學時代有位同班同學肌肉不斷萎縮,她大概就是ALS 患者。她的其中一隻腳萎縮到一根光管那麼幼,走路一拐一拐的。小時候沒意識到ALS的可怕,同學們一起唸書一起玩,而且一年級已經看到她的情況,就覺得很自然,完全沒有放在心上,把她當成正常人一樣,也沒有問她是什麼病。

小時候天真,意識不到痛苦和悲傷,現在人大了,身邊如果再有這樣的朋友,反而很難處之泰然。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濕疹

最近濕疹病症又有小規模爆發。

有別於以前,I see it coming。 因為有經驗,心底裡面,我知道其原因,但是對於其發生,卻無能為力。

無論怎麼小心翼翼,總是有些控制不到的因素,在影響著,把你推向死角。

2014年8月9日 星期六

佔中/反佔中

在一場飯局裡面,老一輩基本上一面倒反佔中,認為是外國勢力搞亂香港的策略。較年輕的一群,就算平時很少關心政治的,基本上都有去七一遊行 or 捐錢 or at least, 參與佔中的電子公投,選了一種普選方式。

而我,是既沒有捐錢,也沒有遊行,連電子公投都沒有參加的旁觀者。
 
不過,參加了電子公投的年輕人,現在都傾向反佔中。

這些『變節』了的年輕人的反佔中理據,我覺得很古怪,舉個例子『佔領中環真系會影響整個香港經濟哦, 中環系香港經濟中心的命脈嘛!』

我反了一下白眼:『如果不佔領中環,難道佔領塔門?找個無人的荒島佔領?呢件事情的本質當然是找個最能夠影響大家的地方啦。佔中的意義,說白了,就是向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提出訴求,告訴他們如果他們不想辦法擺平呢攤野,我就會同你一拍兩散。』

所以,雖然我沒有做任何行動去支持佔中,但是如果有人計算過,自己人生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輸。又或者,充分考慮過風險及後果,覺得可以承擔得起的話,我不會反對他去幹這回事。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快、狠、準

剛剛和老闆在我的辦公室裡討論公事,老闆眼利,一下就看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強在我的寫字桌上爬行。

他趕緊拿了一塊紙巾,正思量著怎樣下手之際.......

 我已經徒手將之解決了。

2014年8月5日 星期二

熱血少年週刊 - 金錢師


絕少看漫畫,但是聽了那麼久黃洋達的節目,買一本支持一下總是應該的。

金錢師的小說我基本有齊,撇開文筆不談,橋段都算豐富可觀,如果化成漫畫真的有排畫。封面上的金錢師的樣子很像謝霆鋒,這我不反對,拍電影的話,找謝霆鋒也應該甚有看頭。

內頁裡面的金錢師呢?坦白說,我覺得人物角色的設計上有很大的問題,裡面幾個交涉的人物都是差不多樣子的,是誰跟誰哦?我已經是看過了小說,熟悉這個故事的人,但是還是分不清楚。我以為可能是自己太少看漫畫,把漫畫交給天天看漫畫的老公品評,他也覺得漫畫裡的人物角色不突出,焦點模糊。

反而呢,後頁 Cuson 畫黃洋達找他幫手,只給了他一天的時間交稿的那篇漫畫很搞笑,維持Cuson 一貫水平。

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

聲嘶力竭才是王道

早前,因為翻唱汪峰的 《存在》,紅了 GEM。

最近, 另一類似的節目,翻唱李克勤的《月半小夜曲》,又出了一位 Rocky。

在這類歌唱節目之中,好像就只有聲嘶力竭,就等於認真、熱情、有感染力。

但我想講,不是每一首歌,都適合這種演繹的方法,就好像裡李克勤的《月半小夜曲》Rocky這樣的演繹方法就是太浮誇、太做作,跟歌詞完全不配合。

Susan Boyle, 在 《British's Got Talent》唱了一曲《I dream a dream》,也是用洪亮沉厚的歌聲吸引著大家,但是,那可是Les Miserable 的其中一首歌,歌劇本身該當如此演繹。

我不是說歌手不應有自己的風格,但是似乎現在出位的風格就只有一種 - 聲嘶力竭。

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說的容易

有時候聽老一輩說些時事話題,真的會有些火滾的感覺。

例如幾個月前發生昆明火車站的新疆斬人事件,死了幾十人傷了過百人。老一輩會覺得,這是因為新一代年輕人太懦弱,見到這些事情發生都不敢去反抗,轉身回打,只敢四處躲避,才會死傷那麼多人。

斬人者可是帶刀而且有準備的,被斬者手無寸鐵毫無防備。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是武林高手,可以一夫當關?

更讓我不服的地方,是說這話的人,即使年輕時代,也不見得是關公、張飛之流,若真有此本事,我跪地拜師都仲得!

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政治捐獻

這集《大香港早晨》黃某講了兩節關於泛民收政治捐獻的問題。

內容重複又重複,講來講去三幅被。

開頭說乏民收錢沒有問題,但是應該一早要公開,一早公開就無事,而不是被踢爆(重複10次以上)。但隨後又說『收得黎智英錢,肯定有問題啦,如果唔系做0羊成日去黎智英屋企。。。』

這樣評論,和陰謀論家作古仔,其實沒有什麼分別。 如果泛民真的一早公開有收黎智英的政治捐獻,『』裡的內容仍然成立。

另一個論點,更加好笑。說黎智英愚蠢,所有 written 的東西應該要隨時準備被洩露和揭發,對於使用電腦、電子郵件等等沒有警覺性。然後說自己如何小心,自己使用的電腦隨時公開都沒有問題,所有私密資料都會妥善收藏好。

這段說話證明了什麼?陰謀論點講,只是證明黃某的黑材料是收得比較隱秘而已,不是沒有。

我完全不期望政治人物純過蒸餾水。只是希望他們講出來的論述,最低限度要有點說服力。

關於跑步


跑步的水平一直沒有提升,原因有很多,除了疏於練習之外,其中之一,就是沒有做 interval training。
其實,公司的老總一直都有教我這些科學方法去提升體能、增加速度、加強耐力,但是我聽完後基本上都當作耳邊風,然後按照自己喜好隨意去跑。

很 relax 的跑十公里,跑完沒有氣喘,雙腳又不累,這樣心情放鬆不好嗎? 但情形是,如果這樣下去,要在指定時間完成馬拉松,就有點困難。

要進步的話,還是要逼做一些自己不太喜歡的事。。。 囧 !!!

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

2048


在地鐵站看到別人玩這個遊戲,老公搜索了一下,然後在play store download, 叫我也一起玩。

起初興趣不大,而且完全不知道怎樣著手,但後來捕捉了一些竅門,就打爆機了。

玩這個遊戲,除非很不小心,否則,要達到2048下一級,即是1024基本是不成問題,但是要把兩個1024合併成2048然後爆機,就有些難度。

試過了一次2048後,嘗試用其他策略,看是否比較容易,但卻不太成功。 

一路玩這個遊戲,一路想像美劇《The Big Bang Theory》裡面的數學 nerd Sheldon Cooper 這一類人物,他可能每次玩都會打爆機,甚至乎,根本就是這個遊戲的創辦人。

監獄


小時候有種很天真的想法,監獄只會是壞人會去的地方。這些人肯定是幹過什麼壞事,才會被送進監獄。

但是,在任何年代,任何地方,這都不是絕對的事實。

有時候,被送進去的人,可能只是 bad luck。在生活的洪流裡,被上帝(如果有的話)挑選作為放在祭台上的羔羊。就好像最近廣州巴士爆炸案,在一剎那被炸得粉身碎骨,屍體燒成焦炭的一對母女,純粹的 bad luck,毫無道理可言。

去年1月份,全國大規模打壓私家偵探,拉了2500名私家偵探。不是因為私家偵探犯了什麼罪,而是身為私家偵探,本身就是一種原罪。

還有另一則新聞,一名香港私家偵探為私煙案幫愛爾蘭警方放蛇,結果2008年遭內地當局檢控,被判罪成判監10年。去年的新聞報導說:『他已被拘留2年,服刑3年』,還未被放出來,似乎愛爾蘭透過外交途徑也沒法救到他。

早前在某個場合,聽到一件真人真事。某香港商人,為了要追收貨款,找內地的私家偵探調查债仔。私家偵探派出了一名職員跟踪該債仔,結果被債仔發現,債仔連同朋友們把私家偵探社的職員打死。這件事最後的判決是,那打拳頭架打死人的債仔,靠了些關係,在監獄裡面坐了1星期左右,就出來了。私家偵探社的老闆,判了10年刑期,而委託私家偵探社調查的港商老闆,判監15年。

這些事情,沒有被媒體報導,即使有,我們看完轉頭就忘了,然後沉醉於眼下的生活。

直到不知何年何月,bad luck 來臨。

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鹿頸操車


昨天早上7點開始從大圍出發,踩去大尾篤,打算入鹿頸操練。

才踩了10分鐘就傾盤大雨,由於約了朋友8點鐘在400米,所以明知應該是過雲雨,也不能停下來, 唯有硬著頭皮繼續踩,過了15分鐘,果然雨勢減弱了,但我已經全身濕透,鞋子可以倒得出水。

更不幸的是,在臨到達大尾篤的時候竟然爆胎。可能因為沒有打漲條胎,再加上落雨打滑,反正就在快要到時就爆胎翻車。

我心想,這下完了,唯有告訴朋友們叫他們先踩,我自己慢慢推車到大美篤的租車鋪叫他們幫忙換胎吧,一來我自己不懂換,二來我根本沒有帶備胎。

幸好, 有一位也是踩山車的朋友有帶備胎,另外一些有揸車的朋友經過汀角路時,載了我一段,否則我推車也推到天荒地老了。

搞完一輪後,差不多9點終於開始操鹿頸,起初不敢快,平路爆胎我也翻車,落斜爆胎還得了?所以一路戰戰兢兢的。來回了幾次後,信心恢復了,也就投入了操車。

之前覺得很不幸,一早就下雨,而且臨入到大尾篤前又爆胎,麻煩了朋友又阻礙了進度。但是回想後又覺得幸好那條胎早點爆,否則入到鹿頸落斜才爆就肯定炒車了。我的運氣還算是不錯哦!

踩到差不下午三點鐘,剛好六小時,踩了六轉,鹿頸每轉15KM,圈速不算快,但是我去年練毅行者用單車做cross-training時,我踩鹿頸這段最多也只是踩過三轉,已經比之前多了一倍,所以也就夠皮回家了。

從大美篤回大圍短短20KM平路,踩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腿沒有怎樣酸軟,反而因為屁股太痛,中間停下來三次,讓屁股透透氣。

我還以為自己的屁股肉厚,可以捱得住,怎料這是最後的弱點呢。。。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鄺保羅大主教評7.1 指部分人不懂分析信息


今日搭地鐵聽到鄺主教的言論。

聽其聲線,真的很八婆,我相信耶穌基督當年如果是用這樣八婆的聲線傳教的話,呢個教派根本不會存在。

他不贊同抗爭要發聲,批評走出來示威遊行的人心裡面沒有平安。那麼他這次『發聲』又算是什麼呢?若他心裡面有平安,關上門自己祈禱不就行了? 何必公開發言?

鄺主教相信耶穌基督不會用粗言穢語罵人、不會在議事廳用東西掟人。然而,我更相信鄺主教不會願意為公義而被釘十字架。


伸延閱讀:

http://news.tvb.com/local/53bab61b6db28c3c4b000005

梁唐青儀回應女兒割手事件



其實梁太所講頭分幾鐘系OK的。

她語帶哽咽的說無論女兒怎樣,作為母親都會支持她。

很可惜,後來梁太沉不住氣,遷怒於蔡子強,結果成了公關災難,讓自己及其家人再一次成了眾人的笑柄。

對於這種事,我始終都是同情,無論是權貴也好,有錢人也好,這些事情不是權及錢可以解決得了。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磨房200



話說上一趟被人一盤冷水潑過來,說我踩單車平路和落斜太慢,無法在指定時間內完成200KM 單車賽。

為此我哭了整整一晚。

內心有各種紛亂的情緒,起初是憤怒和怨恨,慢慢變成一種無力感,對自己能力的質疑。我反應慢、平衡力又差、因為炒過車所以下山有著難以磨滅的陰影。但是接著,我問自己:『是否已經盡了一切的能力? 是否已經窮盡一切的辦法?』

答案是否定的,從我決定參加磨房200開始,其實並沒有認真去操練,時間一直都在 hea 過。

我對自己的懶散感到非常憤怒!!!

之後,收拾心情,去了東涌操車,從早上8時正開始,到晚上6時。只停了10分鐘午飯、兩三次停5分鐘休息,十多次2分鐘飲水,其餘時間都是把屁股粘在單車上,不停地踩,踩了182KM。

隔天,又去踩了94km。

但是我知道,做出來的時間加上這條路的難度,是遠遠不夠。

所以,我決定換零件。鈴、餅、髀、BB。。。也買了trainer, 在家中可以練習,省點時間。 

我已經進入了作戰狀態。I shall conquer this。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老人癡呆

最近父親不但用鬚刨或MOUSE當遙控,連人也混肴不清。

每天黃昏的時候特別不清醒,在家裡吵著要回家, 然後落街,母親陪著,一直走了好幾小時。回到家裡後就說腳疼得不得了。別說他膝關節退化本身行一陣就痛,母親陪著他走幾小時路身體也累得不得了。

回到家後,他又突然思想混亂,說層樓母親無份供(呢 part 佢又傻唔晒!),趕她離開,母親又不得不離家一陣子。等她一出門之後,父親就馬上忘記之前說的事情,又問我母親在那裡。

好不容易等他回去房間睡覺,禮貌性地打了一句招呼:『晚安』後,好像 re-set了他腦內的 program 一樣,忘記了要去睡覺,不肯去了。

搞來搞去到了十一點幾母親才能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