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走回头路

香港的通识教育, 乃是走明清科舉制度的回头路.

刁民公园葉一知觉得这次通识试题出得好, 没有避开敏感政治议题, 但他也质疑究竟香港是否有够广纳不同意见的土壤, 学生答题目时是否会自我审查. 再者, 阅卷员的政治取态会否影响考生分数也是未知之数.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 勉强去推行通识, 不正正就是跟当年科舉制度下, 莘莘学子去考八股文一模一样吗? 八股文的內容有嚴格的限制, 不許任意發揮自己的見解, 須使用古人語氣, 代聖賢立言, 即按程、朱對儒家經典的解釋演繹成文. 某一两次试题出得好, 可以借古讽今又如何呢? 熟读八股文的学生在这些框架底下, 能有什么发挥的空间? 除了少数天才文人既能玩赢八股文的考试制度, 又能博览群书精通天文地理, 大部分透过科学制度选出来的秀才, 都是不通時務, 碌碌无为的学究. 而这些人, 被挑选当官, 成为社会上的统治及特权阶级.

历史是没有任何教育意义的, 因为我们可以看到历史的悲剧一再重复上演.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通乜嘢識丫, 呢科即係以前嘅EPA (i.e.經濟及公共事務科)加一些雜項, 例如環保及國情教育.

小瓶子 提到...

哦? EP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