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9日 星期五

黃洋達

最近聽《北上頻道》, 傑斯指責黃洋達疑似利用民主口號做工具, 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來達到私人目的. 他懷疑黃洋達早前「自願坐牢」是一出經過精密計算的奇招, 如果放在黃洋達面前是大陸長城監獄, 要好象李旺陽睡棺材牢而非香港赤柱監獄的話, 他就未必會高喊民主了. 

我覺得要每個民主領袖都要好像李旺陽那般, 要求未免過高了. 畢竟在香港長大, 無論是出身中產或者草根, 一日三餐飽飯基本不成問題, 吃苦能力和大陸農民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我們也並非出生於非洲中東的戰亂地區, 自小有自殺式炸彈的培訓, 要有這種視死如歸的心理質素, 也非容易吧! 

又或者, 環境尚未逼到我們的領袖們要走到這一步呢!

5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那集只聽了第一節結尾, 我已不聽第二節.

當日黃洋達說是以技術處理入獄來保參選權是果斷的.
今日梁國雄雖然參選權官司勝了, 但政府可以上訴和延期執行, 他現在是十分被動的.

黃洋達是反對派(反建制)中的反對派(反溫和路線)再不一定認同蕭若元方向, 反擊當然是來自大多數.
他和他的義工團隊應該知道. 所以我覺得他十分有GUTS.

當那一天我見他棟篤笑的廣告在街出現時, 我真的十分佩服他和他的團隊.
而我選擇相信他們的努力.

在中國人文化, 批評比讚美來得容易. 網絡上更是如此...

另外中國和香港政治是不同的,香港不會突然明天就會變成跟中國一樣,李旺陽/昂出素姬, 這些人的出現因為社會不公,我們又為要社會到那地步.
沒有英雄的社會才是好社會,大家喜歡什麼也行, 又不太損害他人. 但香港向公民社會只會越來越遠...

小瓶子 提到...

第二节才是主力攻击.

很赞同你的观点!

匿名 提到...

我就是預計他會在第二節點名抽黃洋達, 所以沒有聽第二節.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或者他收到的資訊是如此.

最後讚一讚建制派,不只他們外流的資訊比較少,而且有中央統籌,那到我們說三道四.

小瓶子 提到...

组织效率方面, 中央集权系会好D, 但未必是人民之福.

方潤 提到...

絕對不會認為黃洋達是甚麼「我們的領袖」,他沒資格。

不過攻擊他「坐牢為參選」同樣無聊,妒忌的話何不也去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