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5日 星期三

老人癡呆的可怕



以往我只是顧著自己工作和去玩,把照顧父親的責任交給母親。

大半年前,父親兩次遊走落街,不知所踪,報了警察,後來警察很快就把他尋了回來。我也沒有意識到情況其實已經去到很嚴重的階段。

上星期,父親又拿著棉被遊走,在我們大廈不停上上落落,結果中了流感,發高燒暈倒,call 白車送了去急症室住院。翌日,母親也發高燒,躺在床上起不來,然後失禁。我call 白車送了她進急症室,當時她意識迷糊,事後她已經忘記當時的情況。

送了母親入急症室後,我自己當晚也發高燒,但是擔心入醫院會因為我經常往返內地工作,而不理三七二十一送我去隔離,父母沒有人照顧,所以喝下煮給母親的中藥,硬撐著。幸好當晚老公凌晨工作後回家,給了兩粒 panadol我吃下,高燒退了下來。

後來幾天連續低燒、咳嗽、頭暈,每天灌兩碗中藥,感覺還是不太行。與此同時,我一方面要安排父親出院後的去處,也趕著想找人照顧母親。後來經老人中心的社工找到能讓父親暫時住下的老人院,打算先讓他住3個星期,到時候再見機行事,送了過去,以為和母親終於能夠暫時休息一下,豈料父親大鬧老人院,幾個看護員都無法制服他,兩日後老人院拒收,所以又從老人院把他接了回家。

接了回家後,因為看他情緒不穩定,怕他不知道煮食爐具和刀具危險,不讓他進廚房,結果他又大發脾氣,向我拳打腳踢,捏著我的頸項。隨手拿起喝水用的鋼杯和走入廁所拿起洗手液作武器。幸好我學過一年詠春,擋了幾下,接著我報警,警察call 了白車,又送了父親去急症室,再轉去精神科。 

現在只有希望他吃下了精神病藥物後,能夠把情況控制住。

4 則留言:

Joe Hwu 提到...

幸虧還有妳。

Betty Lam 提到...

幸虧沒出大事。

Kristine 提到...

小心,保重。

Betty Lam 提到...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