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記憶空了,愛滿了: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


感謝台灣朋友 Hoshi Yeh介紹的這本書,我第一時間便從商務印書局買了回家。

其實對於父親的病,大概在2012年我看龍應台的《目送》心中已經大概猜出七八分。後來曾經帶過父親去看西醫及中醫的腦專科醫生。

當時西醫幫父親做過一系列的測試,情況只是初期。醫生人很好,對老人家很有耐性而且說話溫和有禮。替父親照過腦和頸的血管,發現腦中有些地方有小小的黑點,估計是曾經試過輕微的中風,腦開始有點萎縮。

至於父親平時些事情記不太清楚,日期記亂了及數學運算出錯,但是這些並不影響日常生活,而且醫生也說因為退休後父親不需要工作,所以搞不清錯星期幾或是日期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叫我們要放寬心情,不用太緊張。

在醫療室的時候,父親表現得很客氣,對醫生很有禮貌。但是回到家後,他卻發怒,覺得醫生想『考』他,覺得那些測試是『挑戰』他。我再帶多他去一次覆診之後,他就說什麼也不願意再去。

後來我換了一位專治腦科的中醫,說是替父親治療膝蓋痛,中醫介紹父親做一些簡單的運動,一方面觀測他手腳協調能力,一方面也說是能舒緩膝蓋變形的痛症。但是,去了幾趟之後,父親又覺得醫生冒犯他而不願意再去。

那麼母親就只好定期帶父親去公立醫院的老人科覆診,因為只是幾個月去一次,不是像之前每個星期都要去,父親沒有那麼抗拒。只是間中回家說醫生怎樣沒有禮貌。

看了周貞利的這本書,原來作者帶父親去看醫生,都是要用騙的,千萬不能讓他知道有病的是他自己,想來是一開始知道父親有病,我就太緊張,而且平常說話直來直往,沒有什麼修飾轉彎,所以方法用錯了。

再者,其實關於失去記憶力這回事,我也不陌生。打從大學開始,我就發現自己的記憶力出現問題:有時候不記得怎樣去課室考試、見過幾次面的人的名字都記不住、中小學時代的老師、同學我已經忘記得八八九九了、關於需要記憶及背誦的知識要花很長的時間。但也幸好我的邏輯思考能力還是可以的,所以,從大學開始,我就用一些方法去替補記憶力的問題,安然度過了大學的各種考試和後來的會計專業試。 

我想這些事情還是能夠找到方法去解決的。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一家全靠你, 擔子重啊

Betty Lam 提到...

幸好有老公替我分擔和安撫我的焦慮。

不敗的魔術師 提到...

要珍惜跟父親的每一天啊!

Betty Lam 提到...

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