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5日 星期一

人網執笠

一向有聽網絡電台的習慣,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聽網絡電台的政論分析,比看報紙較省時。

聽得多,不受主持人的政見所影響是假的,但話又說回來,由於報紙雜誌上刊登的新聞取材,也是受各種各樣因素(包括:記者編輯的價值觀、為取悅讀者以賣更多紙、洗讀者腦以達到政治目的),不可能完全客觀。

有一段時間,我頗喜歡聽蕭若元的網上節目,因為覺得他學識豐富,古今中外的事情都很懂,說起話來頭頭是道。

不過後來隱約感覺到他的包容心不足,作為一個領袖人物,不是太合適。他手底下的人網,除了他的節目比較有可觀性,其他的節目主持人,沒能在他的培訓下,有獨當一面的能力。

反觀, 自立搞熱血時報的黃洋達,他旗下的網台,資訊更多元,不同類型的文化人走在一起,為自己感興趣的事情開咪,而且黃洋達自己也承認,有些節目例如『麻甩建港聯盟』的搞笑程度甚至超越了令自己一炮成名的『笑死朕』。

但這又有什麼所謂呢? 正如一間公司的CEO,他不可能所有事情都做一樣,他所需要的,只是找到合適的人就行了。

就以佔領中環一事, 蕭若元和黃洋達的意見完全相反,前者認為不做不行,後者認為是「鳩做」。 兩者都提出理據支持自己的說法,但是蕭若元更多的是陰謀論,認為反對者居心叵測。

凡是不贊同自己意見的,就是立心不良,從最壞處看別人動機,那麼世界大概沒有一個會是好人的了。

如果蕭若元真的心灰意冷或者是不想因為自己的言論,引來更多罵戰和分裂,那麼他只需要關咪一段時間, 甚至取消自己做主持的節目不就行了? 為什那要拉下整個人網,所有節目主持人一同陪葬?當初有些節目主持人,還不是受他個人魅力所吸引,而成為人網一員嗎?

所以,這次蕭若元結束人網,雖然是有點可惜,但也是一件好事。

11 則留言:

400blows 提到...

澄清: 黃洋達並冇反對佔領中環,只是反對以現時形式佔領中環。

Javaer 提到...

黃洋達是反對佔領中環! 他認為所有參與者都是政棍只想"佔領光環"
所以不能各有各做而要向倡議者包括人網進行攻擊.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19-2013/2451

http://forum3.hkgolden.com/view.aspx?type=CA&message=4324712

匿名 提到...

澄清正確,是有人刻意誤導聽眾,曲解黃洋達意思

Javaer 提到...

Anonymous 你所理解黃洋達是否反對佔領中環? 還是只是反對"以現時形式佔領中環"?

匿名 提到...

人地講左 "唔鳩就做" 講過好多次
d人鐘意斷章取義

Javaer 提到...

"唔鳩就做" 係幾時講?
黃洋達係3月19號後已定性佔中係"佔領光環",凡倡議者都會攻擊!

Javaer 提到...

同時他亦表明並不是"形式"問題,而是反對"佔領中環"這件事,故此並不需要提出替代方案.
若以為黃洋達只是"反對以現時形式佔領中環",相信是對他的誤解!

little_keung 提到...

[QUOTE]

凡是不贊同自己意見的,就是立心不良,從最壞處看別人動機,那麼世界大概沒有一個會是好人的了。

[/QUOTE]

哈哈哈哈! 這就是劉君所說的 <>

匿名 提到...

JavaerHK 加油哦

匿名 提到...

佔中開始既時候黃洋達雖然抱有懷疑態度, 但一直觀察, 上面都有人話, 佢係直到三月十九號睇到跟本唔係佔領中環, 係佔領光環, 所以先反對, 而反對佔領光環就一直比人問, 唔做佔領光環做乜, 佢先話佢唔需要比替代方案班政棍, 你地提出性交轉運, 我地反對, 係唔駛比個替代方案你點先可以發洩性欲既.
可以睇下 3月1號既笑死朕, 黃毓民已經話要觀察, 黃洋達夫婦對戴耀廷教授既提中明確表示支持, (公民抗命喎, 當然係支持啦, 唔支持我地平時做緊乜?), 不過陳秀慧就已經話佔中發展到呢個時候開始膠化, 令人擔心.
黃洋達係呢集好清楚解釋佔中點解係鳩做. 咁既然佢係鳩做, 所以佢反對.

Betty Lam 提到...

其實蕭生唔妥黃洋達已經唔系一朝一夕的事,只是今次借佔領中環呢件事引爆。

蕭生話自己為人很厚道,絕少會批評別人。但是他拿白姐姐當年拍過拖的那些私事來講笑時是否厚呢?只有他可以嘲笑自己當年的女朋友年老色衰、騎呢等等,他自己就沒有心胸接受後輩一些比較激進的用詞批評。

而且,他在節目舉一些 facebook 什麼人什麼身份散播謠言等等。第一,每個人有言論自由,即使黃洋達自己也未必能夠制止下屬講的說話精確度,有許多人抒發情感的氣言拿來做資料性的言論根本不切實際。第二,他的團隊大部分是義工,不可能完全杜絕政見不同的人加入團隊,或者團隊裡面政見上有程度上的分歧。

坦白說我自己本身有聽幾個網台節目,但對於他們 facebook 的紛爭真是所知甚少,但這次搞大了件事,令我對他們幾隊人的印象都變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