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雨傘革命


這4天香港發生自出娘胎以來一次最具規模的群眾自發上街運動,原本的所謂『佔領中環』,從一開始就不是正確的名字,後來人們提出的『雨傘革命』倒是比較貼切。

正當好朋友們在街上奮鬥,很對不起,我沒有上街。雖然,我內心是很支持這個運動的理念,我覺得如果這次不成功,那麼以後言論資訊會進一步受限制,就算只是區區寫下這篇文章,也有可能因為顛覆國家罪名而被判入獄。

中國歷朝歷代的文字獄是多麼的可怕!

這4天我在家中,因為皮膚濕疹問題,吃著營養師朋友給予的餐單(基本上就是生果和菜), 一直都處於飢餓的狀態,手軟腳軟。不過這不淨是我不去上街的理由(或者藉口)。

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害怕,我懦弱。害怕的事情很多,大家見我又行毅行者又踩單車之類,但其實我的身手反應十分之慢,對於街道近乎零認識。如果遇到鎮壓,應該系屬於走唔切的那批人。

至於你問,中共夠膽鎮壓嗎?這是50/50的機會,六四學生也沒想到中共會派坦克車鎮壓吧。

更讓我悲哀的是,當年為著這班學生流淚的父母,多年後回顧六四事件,覺得死了學生確實很可惜,但是他們認為如當初不鎮壓,中國就會亂,讓外國勢力入侵,沒有中國這二十多年的繁榮穩定。

但我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如果犧牲一班學生的生命來換繁榮安定是對的,再問我父母,萬一要犧牲的是他們唯一的女兒呢?他們會怎樣回答? 他們願意嗎?

我會寧願香港不要那麼繁榮,不要那麼多享受,也希望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新一代有公平的機會發展,不要受到中國大陸的貪污所沾染和荼毒。

別說運動讓我們有可能出入不便,即使這個運動持續下去,讓股市跌一萬點,也是必要的付出的代價。

另外一樣讓我害怕的事情是朋友之間,親人之間,會為著不同的政治主張而反目成仇。 我認為無論是警察又或者是上街的群眾,他們的想法其實都很多元。如果因為運動,而產生更多謾罵,仇恨和不信任,就真的會深深地傷害了香港。

所以,無論你的立場如何,在運動持續的時候,希望多些包容、忍讓。當運動結束後,無論結果如何,都不要和反對你立場的人決裂。

1 則留言:

Wong Tony 提到...

其實六四真相在此舉之後更多人清楚了。
某程度是一種六四平反。

愈來愈多人看清六四中,中國政府受到的造謠抹黑,只是太多人不願看清事實。因為跟自己一直相信的差天共地,